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根在少林 >> 少林文化 >> 学艺

字号:   

学艺

2011年4月18日

功夫者,工夫也。
  功夫与工夫二词,音同义不同。功夫多指本领,或指学本领时刻苦努力的行动。工夫则多指时间。

  习武者爱把练武术称做练功夫,更爱把练硬功、练擒拿散打称作练真功夫。“功夫”在这里的含意自然是指真本领。本领是才力和技能的体现。任何人经过刻苦努力的学习都能练就本领。

  练功夫必须下功夫。这后一个“功夫”是指刻苦努力的行动。练功夫不是儿戏,绝无轻松有趣可言。练功夫是件苦事。试想将腿踢到脑门,将腰弯成满弓,不吃苦怎能行?所以谚语说:“要练功,不能松;要习武,不怕苦”。

  练功夫必须花工夫。这个“功夫”指的是时间。刻苦用功必须以持续不断为保证,下功夫是在花工夫中体现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精湛的技艺,扎实的本领,超人的才力——这是真功夫的确切含义。真功夫是勤学苦练,日积月累的结晶。花了功夫,才能运用自如,纯熟精到,练就真功。所以一言以蔽之:功夫者,工夫也。

欲学惊人艺,须下苦功夫。
深功出巧匠,苦练出真功。

  常言道,练功练武,一辈子受苦。从基本功算起,抻筋、踢腿、下腰、站桩、翻滚••••••哪件哪桩不苦?腿是疼的,腰是酸的、力是竭的。可是仍要坚持天天练,一天不能间歇,不管春夏秋冬,风雨霜雪。

  苦练的结果,是练就惊人的本领。一指禅功,是日日拿鼎的结果;头撞石碑,是砖击头顶的成绩;金钟罩功,是铁锤操身的功效;空手夺枪,是千百遍对练的产物。多少武林名人的绝技不是苦练得来的呢?查拳大师张英振弹腿闻名,他每日踢腿五百次。清萧王后裔金受之13岁享誉武林,人称“将门虎女”。 她每日扎抢三千下。花鞭吴斌楼一辈子都是早晨三时练武,五时教场,九时收场。直至卧床不起方止。

  名人成名的背后是汗水、创伤。他们的每一分功夫都是从苦练中得来的。有人把这种苦练称作“打熬身体”,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曲不离口,拳不离手。
  练武要随时随地,有空就练,见缝插针。

  练武到了入迷的程度,就如同唱戏的曲不离口一样,拳不离手。那真是走路想拳,吃饭思拳,睡觉梦拳,张口论拳,举手成拳,得空练拳。当然,谚语是夸张的。但它的含义很明确,那就是专业武术工作者只有到了练武着迷的程度,才可能练出出神入化的功夫。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冬天增力,夏天增气。

    三九隆冬难出手,三伏炎夏热死牛。这是练功夫的人最难熬的季节。绝大多数习武者都是业余练武。练习场地不外乎公园广场,树林河边,不象运动员们可以有个装备空调的体育馆。三九、三伏对这些业余习武者来说是最不利的。

  然而,这两个季节却是最出功夫的季节。老拳师们常说:冬天增力,夏天增气。冬天,天寒地冻。室外练武,如若不撒开劲练,身上都暖和不过来。只要撒开劲练,这段时间,劲力、气力、功力会成倍增长。夏天,炎热燥闷,不动尚要出汗,一动便汗流浃背。这时,越出汗越要练,无形之中增加了呼吸量,增加了体力、耐力、持久力,可以应付各种大运动量,这便是武术家所说的“气长”。还有的老拳师讲,冬天出功,夏天出筋。意思是冬天有利于扎实功底,夏天有利于提高柔韧性。这都是前辈拳师的经验之谈。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是培养习武者意志力的手段之一。

场上一分钟,场下百日功。
  艳丽鲜花靠的是辛勤浇灌,参天大树来源于精心培育。武术成果,离不开勤学苦练。且不说对敌应战、散打比赛,就是表演,没有平日的苦练,也要出现怯场,甚至晕场的现象。这和演员粉墨登台一样,没有台下的千锤百炼,怎能得到观众的认可?

  何况,武术动作极为高难,武术技术不易掌握,内功外法内涵深奥,绝非唾手可得。要是没有几百日的抻筋遛腿,恐怕连“叉”也劈不下,连“朝天蹬”也搬不起,连个扑步下势也难以完成。可见,场上的成功表演,离不开场下的持久苦练。

一日练一日功,一日不练十日松。
久练为功,搁下稀松。

  只要通过刻苦的努力,就一定会取得满意的成果。很多成果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甚至是可以永存的,如文学家写的书,美术家画的画。

  然而练武的成果--功夫,却是“活”的,它随着习武人用功的程度而变化。坚持练功,永不懈怠,他的功夫便日新月异。若取得些许成绩坐吃老本,不再苦练,已经练成的功夫就会退化,就会筋抽、气短、力弱、肉增,本领大不如前。

  所以,有的老拳师讲,练武得坚持,练到老,练到死,才能收到强身健体、益寿延年、防身自卫、克敌制胜的效果。如不坚持练,功夫不能永存,由退步而终于失去本领。

一日不练自己知道,
两日不练行家知道,
三日不练利巴知道。

  练武的人,一旦不坚持锻炼,功夫减退的速度是惊人的。

  停练的初期,自己会感到身体发皱,精神不足。停练的中期,演练套路难以得心应手,各种动作难以做到定位,行家一见,便知其功夫减退。停练多日,气力不佳,体力不济,腰腿不灵,动作不谐。演练套路,脚底无根,发拳无劲,呼哧带喘,“利巴”也看得出这人没本事了。“利巴”指外行。如果连外行都看得出来你功夫不济,那这位拳师便与常人差不多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绳锯木断,水滴石穿。

  前一句谚语,指出武术功夫的练成,是日积月累的结果。练武术没有捷径,得一点一点练,一时一时练,一日一日练,一年一年练。一日之间可掌握的技术是没有的,一夜之间可练成的功夫是没有的。

  后一条谚语强调习武者应有韧性,应有一种坚持不懈的精神。腿疼了不怕,坚持踢下去;体疲了不怕,咬牙练下去。踢过练完的不算,就要身体坚持不住时这最后一腿,这最后一套。学艺要有这股劲,做事也应如此。铁杵能磨绣花针,功到自然成。半途而废者,永无成功之日。

若要功夫好,一年三百六十早。

  这条谚语虽然还是强调练武要坚持不懈,但它提出了个时间问题,那就是“早”。

  武术家讲究早晨练功,认为昼夜交替的时辰最好。这符合中医医理。请看“朝练寅,夕练酉”一条解释。

  早晨练功往往比晚上练功出功快。早晨,经过了一夜的睡眠,肌肉、韧带、肌健都处于松弛状态。起床后,马上练功,能提高身体各方面的适应性。晚上,经过一天的活动,韧带已然活动开,肌肉又会有一定程度的疲劳,抻筋容易,打拳便较困难,相对来讲,不如早晨出功快。有的老拳师讲,早练功,脸色红;晚练功,脸色黄。这大概是由空气的新鲜成度决定的,是老拳师的经验谈。

  抓紧时间练功,是早成功的关健,任时间流逝,功夫得到何年何月才能练成?
鼓越敲越响,拳越练越精。

  武术是练的,不是说的。光说不练,那是假把势。要成真把势,就得练。光练不行,还得想,要琢磨。想了还不行,还得把想到的、琢磨出的东西再练成功。武术,越练越熟,越练越精。由划道道,重姿势,盘架子到随意自如,任意而发的境界,这个进步过程是天天练出来的。

  进功如同春蚕吐丝,退功如同流水即逝。

学拳三年,丢拳三天。
  练功不易,丢功不难。日积月累练成的功夫,短期即可丢失得一干二净。练功永远没有停息的时候,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有功夫的象口钟,没功夫的象盏灯。

  铜钟、铁钟,沉稳重实,轻轻一击,铿然作声。油灯烛火,飘飘忽忽,微风徐来,倾刻即灭。

  有功夫的人,大都是稳重成熟,不虚夸,不傲慢,不胆怯,不气馁,态度平和,临危不乱。没有功夫的人,往往比较轻浮,喜炫耀,喜寻衅,易波动,易灰心,举止轻飘,遇事无措。

  有功夫的人,在技术发挥上,总是随意自如,胸有成竹,含而不露,稳如泰山。没功夫的人,临场心慌,手足失措,瞻前顾后,攻守无着。有功夫的人,如同巨钟一座,难以摇撼。没功夫的人如同油灯一盏,不抵微风。

  算盘不打不熟,拳脚不练不灵。只有坚持练,才能提高技能。年龄增长,筋骨会渐渐不如少年时。从养生的角度讲,也只有坚持练武才能保持身体的活力。
舍本求末瞎胡闹,循序渐进最为高。

  学习武术一般都有从基本功入手,由手型步型,冲拳推掌,踢腿活腰,逐步过渡到学习初级套路。在有了一定基础之后,随着体质的增强和技术的提高,再逐步增加高难度动作,练习复杂的套路和功法。而后才进入拆手阶段,由对练发展到练习散打擒拿、掌握踢打摔拿四大技击术。这个过程就是循序渐进的过程。

  可是有些人却不正视这个经过实践经验的真理,不下苦功,一心寻找捷径,以为专学散打擒拿,便能立杆见影,事半功倍。于是有些拳师便投其所好,创建技击速成班。

  且不论一期三个月的速成班能学会多少用得上的招式,只要想一想,一个不学武术的人经过三个月的训练连腿都还踢不出个样子来,就会清楚他们对招数的理解及掌握的程度如何了。

  戚继光曾说:“拳法似无预于大战之技,然活动手足,惯勤肢体,此为初学入艺之门也”。又说:“大抵拳、棍、刀、枪、叉、钯、剑、戟、弓、矢、钩、镰、挨牌之类,莫不先有拳法活身手”,“其拳也,为武术之源。”(见《纪效新书》)这番弘论是对武术的性质和武术同军事的关系所作的客关分析。他既强调了武术增强体质的作用,又指出习武应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在戚继光生活的年代里,武术的技击性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一向主张实战技术、反对花拳花棒的戚继光都承认练习武艺要从基础开始,要从拳法入门。现在,那些不重基础,贪图捷径的习武者岂能学到真本领。这种舍本求末的练法,难以练成功夫。那些投其所好的拳师们也难逃误人子弟之嫌。

  循序渐进,练长拳如此,练其他拳种也如此,练各种功夫都如此。所以才有这样的谚语出现。

正楷未精,休要骤学草书;
拳路没熟,休想迅速神化。

  正楷是草书的基础,套路是精通拳技的基础。由描红模子到写成一手狂草,中间有许多步骤。由抻筋、踢腿到拳法出神入化,这中间有许多环节。每一个步骤都不能省略,每一个环节都不能逾越。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才能最后到达高峰。

  基础,大厦的根脚和柱石。基础不牢,大厦倾颓。拳脚,武术的根本。拳脚不熟,武功又从何谈起?

积土成山,积水成渊,
积艺成才,苦练成功。

  这条谚语指出一条学习的原则:只要有步骤地不间断地坚持学习,一定能取得成果。

  正所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见荀况《劝学》)。用心专一,事无不成。

少年习武正当时。
  少年儿童时期是发展速度和灵敏素质的良好时机。有人研究发现,“速度”在10—13岁这一阶段增长得最快,此时如不进行训练,14岁以后,速度增长就容易停顿下来。所以早期训练速度素质会取得良好的效果。八九岁的儿童,筋骨柔韧,不用费力,便可下腰、劈叉。一过十岁,就要花些时间压腿抻筋了。所以,幼时即着手练腰腿功,既出功快,又少痛苦。

  少年习武,在打基础的过程中,要重视发展身体素质。多做压肩、抡臂、压腿、搬腿、翻腰、倒立等练习,以提高肩、臂、腰、腿的柔韧、力量、灵敏等方面的素质,为以后练习套路提供必要的条件。  学套路时,当以长拳为主。长拳对练习者的身体素质要求较高,具有踢、打、摔、拿,起伏转折,窜奔跳跃,跌扑滚翻的特点,最适合青少年练习。当代武星李连杰、赵长军都是十岁左右即开始习武,两三年后即见成绩的。这足见“少年习武正当时”。

中年习武未为迟。
  都说练武和学戏一样,得有幼功。半路出家,难有成就,可是事实告诉我们,半路出家的演员和武师并不乏功成名就者。老一辈京剧演员言菊朋、汪笑侬不仅成了名角,而且自成流派。中年以后始学武艺的成功者也不乏其人。北京武师程全宝就是其中的一个。

  程全宝,出身铜匠,生于1900年,山西人。长年累月的艰苦生活,摧跨了他的身体。41岁时,他萌发了习武的念头,投师陈月舫学习李氏(李瑞东)少林,李氏太极。十五六年以后,他竟成为陈月舫的上首弟子。陈月舫去世后,他成了陈老师的一位有影响的继承人,传武授徒三十余年,培养了数百名弟子,辅导了数百名老弱病残者。这证明,人到中年始习武术,完全可以成功。

     人到中年,生理机能开始下降,精力逐渐减退,体质也开始由盛而衰。这一切与事业、生活对中年人的要求极相矛盾。但是,如果我们注意锻炼,借助外力的方式促进血脉流通、关节疏利,就能延缓生理机能老化。当然,中年习武总不如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练武为好。但“亡羊补牢,未为晚也”。程全宝老师可以做到,别人为什么做不到呢?

     中年开始锻炼,项目很多,象散步、跑步、打球、做操、骑车、登山、练武术、练气功等等。其中练习武术最为可行。因为它有趣味性,一招一式,耐人揣摩;它有方便性,不需要宽阔场地,不需要复杂笨重的器械;它有选择性,太极八卦,长拳短打,繁多的拳种流派可供不同体质、不同气质、不同爱好、不同条件的人选学;它有安全性,在练习中,很少出现伤残事故和偏差。因为习武者可以根据自己的体力、时间、场地等客观因素随意控制运动量。

     上班忙工作,下班忙家务的中年人,为了更好地肩负起时代的重担,必须强筋壮骨。那就赶快习武吧。
  
老年习武尚坚持。
  人入老年,活力不足,精神委顿,骨质松脆,行动不便。如能及时参加锻炼,打打拳、练练剑,既可活动身手,使之不僵,又有精神寄托,从而恢复活力。

  人老不以筋骨为能。老年人再练长拳、硬功等剧烈的项目,不仅筋骨难以适应,就是心脏也难以承受。老年人初习武,应当选择太极拳一类的柔性武术。式子可高可低,运动量可大可小。不要求多大成功,只要求坚持不懈。一些老拳师讲:老人练武,应当先遛。将身体遛活,抬抬腿,伸伸拳,活动活动四肢,然后才可以练。练时不要用力,因老人不能撅腰、踢腿。练时似随随便便,以舒通为本,运动而已。练习时间不要过长,以多遛为主。

  以上都是对从未参加过锻炼的老人所说的。对那些虽不通武,但年轻时就喜好运动的老人来说,只要坚持锻炼,也能收到奇效。

  六十年代初,年过花甲的全国政协常委赵君迈和退休工人乔志深先后拜到老拳师吴斌楼门下,非要学习戳脚翻子。这种拳术人称:脆快一挂鞭,讲窜奔跳跃,闪展腾躲,搂打搪封,弹踢扫挂。青年人练习尚感吃力,花甲之人学习又谈何容易?何况还没有一位拳师教过花甲老人初学长拳的先例。二位老人在吴斌楼的指导下,由“遛”开始,逐步增加运动量。几年之后,二老的功夫竟不亚于同学的青年。赵老棍法娴熟,一趟横棍(猴棍一种),练来活泼紧凑,轻巧敏捷,身法美帅,维妙维肖。乔老善用九节鞭,抡动生风,收放自如,且能练侧空翻,旋子等难度大的动作。二老今已年近九旬。赵老曾负责全国政协体育组,为发展中华武术提出过不少建设性意见。乔老从七十岁起开始授徒,培养了不少青少年。他们习武成功的事例使我们悟出一个人生的真谛,那就是“有志者事竟成”。

活到老,学到老,还有三分没学好。
  学无止境。中华武术,浩如烟海,各门各派,均有绝技。即使学一门,若想全部掌握,精益求精,也绝非一日之功。谁又敢言“学全、学会、学好”?

  武术是一门深奥、广博的学问。粗而分之,便有武术哲学、武术医学、武术美学、武术史学、武术文学、武术技击学、武术养生学、武术比较学等学科。由此看来,武术本身便是一门独立的学科,它可以自立于体育科学之林。习武者应该以锲而不舍的精神来研究这门学问。

名师出高徒。
明师出高徒。

  名师有两种,一是名实相符者,一是徒有虚名者。前者有真才实学,后者属绣花枕头。随前者学艺,能成为高徒?其实未必。因为练拳与教拳是两回事。拳练得好,不一定教得好。不少极有功夫的拳家,教不出高手徒弟,为什么呢?茶壶煮饺子,倒不出来。所以有谚语说:“有状元徒弟,没状元师父”。当然,有名有才又会教的师父,是一定可以培养出高徒的。如随后者学艺,那则必被庸师所误。特别是那些靠招摇撞骗,凭借某些名人关系,拉大旗做虎皮,蒙住自己吓唬徒弟的拳师,更会谬种流传,害人不浅。

  明师,明白之师。是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的拳师,是能传道授业解惑之师,是循循善诱之师,是诲人不倦之师。这样的老师决不让弟子傻练,他有讲有练,有步骤有系统,有总结有考核,有实践有理论。这样的老师,即使名气不大,也一定会教出高明弟子。

师父不明弟子拙。
投师不明,学艺不高。

  这两条谚语,一是强调明师出高徒,二是指出选择师父的重要。

  “明师出高徒”,前面已讲过了,这里着重讲后一层含义。

  何谓明师?如何辨别是否明师?怎样才能投到明师门下?这是每个投师者都应考虑的问题。师父挑弟子,是为培养继承人。弟子挑师父,是为学真功。师父对弟子良莠不分,统而收之,杂而教之,那是为寻衣食饭碗。弟子对师父不看本领,不论人品,不看教学,只重名气,那是为寻乘凉大树。

  何谓明师?上条谚语解释中已做了些回答,现在补充几条,那便是通悟武术之师,善教善导之师,因材施教之师。

  如何辨别师父明与不明,方法也很简单,不过是一听二看三参谋。一听前辈拳师的评价,听该师弟子的议论;二看拳师本人的演练,看拳师授徒的情况;三请懂武术的人参谋,请家长参谋。这指的是民间拜师。因为民间武林,繁杂得很,既藏龙卧虎,隐有不少身怀绝技的高手,也混有不少武术骗子。不加识别,难免上当。参加运动队,投考体育学校,就用不着这一套。

  怎样投拜明师,本无规律可循,一人一条路。但细细想来,也可综合概括出几条。明师授徒,择徒极严,不知根底,绝不肯收。所以投师时应当有个介绍人。明师重德还重才,既投明师,也当考虑自己的条件。再有就是有志心诚。即使本身素质并不理想,但有志气肯吃苦,那也会得到明师的青睐。
 

严师出高徒,师严道更尊。
  明师加严师,才能出高徒。明师不严,教得再细,讲得再详,弟子不肯苦练,而师父又不肯管教,一味姑息,那怎能培养出高徒?

  师父要求严格,一丝不苟。弟子累了,疲了,疼了,伤了,懒了,仍要督促其练习,不允松懈。看来不近人情,实是最深的爱护。师父严格,弟子苦练,才显出学艺艰难,才使弟子重视学到的本领,不断发扬光大。所以也有谚语说:“严是爱,松是害,不严不教难成才。”

学无老少,达者为师。
  只要人比我强,便应不问年龄、资历、学艺迟早,而从师之。这便是唐代文学家韩愈所说的“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见《师说》)

  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见《论语》)意思是人人都有长处,也都有短处。要学他的长处,致于他的短处,我则加以纠正。

  道理讲得明白,可说着容易,做起来却难。武人多爱争强好胜。由于门户有别,师承至尊,所以往往不肯虚心向人请教。这便阻碍了发展武术的道路。因此,要做到“达者为师”,首先得解放思想,与封建意识彻底绝裂。

井淘三遍出好水,人从三师武艺高。
不经一师,不长一艺。

     “圣人无常师”。何也?为民寻求广博的知识。因为,这门知识老师高于学生,那们知识也可能学生高过老师。今天老师高于学生,明天学生可能高过老师。我国古代有见识的学者并不要求老师十全十美,样样都比自已强。他们认为,凡是闻道在先,攻有专业的人都可以成为自已的老师。所以,他们往往向很多老师学习。

     武术界知名武术家多是从师多人。孙禄堂老先生从郝为祯学太极,从郭云深、李魁元、李存义学形意,从程庭华学八卦。艺精内家三门,终成一代大家。大枪刘德宽从田春奎学六合,从刘仕俊学岳氏散手,从董海川学八卦,亦为一代名师。当代武术家万籁声、马礼堂、李天骥••••••都屡从名师,终获大成。可见广采博学,一专多能,汲取众长,融汇贯通,确是习武之道。

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教艺在师,学艺在徒。

  师父的责任是传艺、授理、解惑、答疑,却不能代替学生练功。练武术,关键在“练”字上。俗话说“光说不练假把势”。光学不练、光会不练、光懂不练,也算不得真把势。功夫是练出来的,不是吹出来的。因此,学艺学艺,全在徒弟。在传艺授艺过程中,师父虽然起着主导作用,但继承武术遗产,光大中华武术的主体却是在徒弟身上。师父再有本事,徒弟就是不练,也是枉然。

师父不过领路人,巧妙全在自用心。
入门引路须口授,功夫无息法自修。

  前两句,依然是“教艺在师,学艺在徒”的含义。师父的作用全在领路,至于走与不走,如何去走,则全看徒弟自己了。

  后两句则是指出传武学艺的方法。习武不同于学文,不能光靠书本。过去,教授武术,根本没有书本可循。武术的传授,靠的是老师手把手地教,一点一点地讲。学生则靠用心死记,反复演练来巩固所学。这就叫“口传心授”。由于旧时拳师多是文盲,讲解拳理有一定困难,因此,学生只有靠在反复演练中去自己揣摩,自己理解,这便是“法自修”。功夫无边,“修行”也便无边。前辈拳师多是这样学到功夫的。少数文武兼备的武术家,把练武经验总结出来,诉诸文字,才为后世习武者留下了珍贵的资料。

  今天的一切都改变了。武术走进了课堂,有了课本可依,有了录相可观摩,有教授讲师传授讲解,有各种器材辅助练功。教武者有文化,习武者也有文化,完全摆脱了“口传心授”的局限,大大缩短了艺成的时间。

  然而,方法的进化、科学,不能引起习武者的退化、懒惰。如果由于教授方法的科学化,而使学习者误以为可以省力省时,不必下苦功,那不就要一代不如一代了吗!

教不严,拳必歪;
学不专,拳必滥。

  何谓不严?教时不认真,管教不管会,见错不纠正,或纠正不彻底,随随便便,嘻嘻哈哈,哄着学生玩。这样教法,学生便会不知道真本领是什么样的,不知道真功夫是怎么练的,所学武术也绝对没有实用价值,不过游戏而已。这就是“拳必歪”。

  何谓不专?见拳便学,见招便问,见异思迁,好高鹜远。看似谦虚好学,实是内心无主。最后是不伦不类,非驴非马,一无所长,样样稀松。取各家皮毛集于一身,为无用功之大成。这就是“拳必滥”。

  这条谚语是教者、学者都应记取的。

河深静无声,艺高不压身。
  后半句又叫“艺多不压身”。

  艺高、艺多难道是负担吗?如果谁把多学几门技艺,精通几门技艺当作一种负担,那他不是懒汉便是呆子。

  当然,全部精通各门各派的武术是不可能的。据1986年全国武术遗产挖掘整理工作统计,全国有129个拳种,拳械套路逾万。一个人要掌握这许多内容那是太难了,也没有必要。但是精通一两门,博采三五门,也并非办不到。有志于武术事业的同志,自然应该在武艺上求精、求博、求通。

  另外,河越深,水越静,艺越高,人越慎。武术家的本领越大,应越谦虚才是。

艺高人胆大,胆大艺更高。
  艺、胆是掌握武术的两个方面,它们有着辩证统一的关系。

  从练功角度讲,艺越高,胆越大,越敢问津高难动作,越敢涉足深奥功夫。反之,胆越大,艺越高,高难动作越易掌握,深奥功夫越能练就。

  从实践角度讲,也是艺高胆大。表演时不怯场,临敌时不怯阵。心中有数,胸有成竹。反之,胆大艺高,表演时如平日练习,发挥得尽善尽美;临敌时如比武放对,运用得随意自如。胆,是这条谚语的核心。胆,是一种心理品质,经过有意识的锻炼才能获得。这种心理品质包括意志、情绪、正确目的和态度。有胆之人必定“轻其死以求其生”,这样才能勇往直前,发挥本领,消灭敌人,保全自己。戚继光在《练兵实纪》中称对胆量的训练为“练胆气”,他说:“气盈则战,气夺则避。”没有经过“胆气”的训练,艺虽高,胆未必大。戚继光说:“虽谚有云‘艺高人胆大’,殊为不然。必须原是有胆之人,习得好艺,故胆益大。无胆之人,平时习得武艺十分精熟,临时手软身颤,举艺不起,任是如何教习,亦不得胆之大也。”

  所以,习武者,既要练武,又要练胆。有艺无胆,艺不能用;有胆无艺,终身鲁莽。

平时练,急时用;
平时松,急时空。

  这条谚语的意义就如同现时军队训练时常说的:练为战。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过去,武术是军事手段之一。武艺精不精,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平时练得苦,应对之时就可以杀伤敌人,保存自己。平时稀松,不用功,战时就可能丢了性命。这可说是最简单不过的理。

  如今,武术是运动项目,无论是套路,还是散打,都要平时苦练才成。否则,表演或比赛时不会有好成绩。

久练为熟,久熟为巧。
熟能生巧,巧能生精。

  练、熟、巧、精可说是习武的四个里程碑。它们之间有着依次相依,相辅相成,循序渐进,步步升高的关系。

  练是基础,坚持不懈地练习才能达到熟的程度。套路招法练得熟,便能触类旁通,应对自如,达到巧的地步。再上一层楼,功夫便达到精深的境界,也即武术的最高阶段。

千拳归一路,一路通,百路通。
  武术虽分门派,但拳理如一。

  门派的形成是地域因素(某拳种形成初期的流行地区)、战争因素(兵器种类的发展,使用兵器技术的发展,火器的发展,车战、马战、步战的发展)、人的因素(武术家本人的身体条件,领悟能力、基础功法、气质、性格、修养、学识)对武术影响的结果。门派的差别在于拳种风格和技击专长,例如长拳舒展,短拳紧凑,形意刚劲,太极柔和。这些独具的特点与风格既是本门派区别于别家之处,也是它优胜于别家之处。然而纵观各家拳理:三尖、三稳、三心、四捎、五行、六合、七情、八法、九技、十全、十二形、十三必要等说法皆大同小异,不过是各有侧重而已。

  从少林、武当两大武术流派来分析,更可看出千拳一路的本质。象少林类,有罗汉、二郎、红拳、炮拳、华拳、查拳、弹腿、戳脚、迷踪、翻子、六合、八极等几十拳种,  尽管风格特点各不相同,但技法都离不开搂打搪封、弹腿扫挂、窜奔跳跃,闪展腾躲。而拳理呢?诸如内八式说,外八式说,拳之八法,腿之八法,内外虚实刚柔阴阳手足上下相合之说,五行相配、六合相随之说几乎如出一辙。

  由此可知,习武者认准一门,精益求精,对其他门派的内容便也容易理解,容易吸收。这便是一路通,百路通;一理通,百理通;一窍通,百窍通。

初学三年,天下去得;
再学三年,寸步难行。

  初习武术的青少年,几乎都有个毛病,就是血气方刚,争强好胜。学个三脚毛、四门斗、五花炮、六合手便以为天下任我行走了。于是总想找别门别派的拳手一较高低,以检验一下自己的本事如何。

  学艺多年的人,见多识广,知道能人背后有能人,便能正确看待自己,正确看待别人,能用“艺无止境”的格言鞭策自己,便能更加虚怀若谷。这时,他反而觉得寸步难行了。

  习武者谦虚到这个程度,他便会更加发奋地学习,从而取得长足的进步。

绊三跤,方知天外有天;
跌三跌,才晓人后有人。

  进步离不开挫折,正所谓“失败乃成功之母。”

  跌跤不怕,但要跌出个明白,跌出个志气。在比武中输了,输在了哪里?人家功夫好在哪儿?自己功夫差在哪儿?心里得明白如镜。然后下苦功,立志追上人家。这才不枉绊三跤、跌三跌。如果跌了个糊涂,跌了个气馁,从此一蹶不振,那即使知晓天外有天,人后有人,又有什么用呢?自己不是成了畏首畏尾,毫不长进的懦夫了吗?!

学到知羞处,方知艺不高。
  人贵有自知之明。非到败于人手的时候再觉悟,到底是晚了一些。但此时害羞知耻,反省自己,总结教训,便能将坏事变成好事。就怕摔了跟头,还硬充好汉,始终不知正确认识自己,那么,技艺一辈子也提高不了。

似我者生,象我者死。
  习武者完全遵循师父的教导进行练习,这绝对无可非议。但随着武艺的长进,仍不敢越雷池一步,不敢有所发展和创新,不顾本身的条件特点,一味模仿师父,那恐怕难以练就高超的本领。

  拳艺在传授过程中,十个弟子会练出十个样。因为武功的高低除了与用功与否相关外,还与学习者对法则的掌握,对技艺的理解相关。学习者依据自己的条件、特长、对武艺的理解练出的武术必定与师父传授的有所不同。自己的特点越来越鲜明,便会形成新流派,就象太极拳虽出一源,却已形成陈、武、杨、吴、李、孙、常诸流派一样,发展了原有的技艺。这便是“似我者生”。如果个子矮的徒弟非要模仿个子大师父,力弱的弟子非要酷似力大的师父,连师父的缺点也一概继承,所练的武术就止步不前了,就僵化了。这便是“象我者死”了。

  “似”,指追求精髓、神韵;“象”,指追求外表、形态。活学还是死学,学活还是学死,区别就在这两个字上。

法有万端,理存于一。
  少林武当有别,皆以养生技击为要;拳种流派虽多,均把苦练功法作真。正是万变不离其宗。拳法万端,拳理如一。“法”是体现“理”的途径,“理”是指导“法”的系统结论。拳种不同,方法各异;拳理如一,目的相同。学习武术,无论学哪一门,无论用什么方法,均可达到养生、健体、祛病、延年、自卫、防身的目的。正可谓水流千条归大海。所以,学一门即可专一门,坚持下去,都能成功。

千学不如一看,千看不如一练。
  学,指滥学;看,指观摩;练,指亲自实践。

  这条谚语说,这儿学一拳,那儿学一腿,东学一枪,西学一棍,这种学法不系统,不深入,不科学,还不如专于一处认真地观摩,反复地观摩,系统地观摩,倒许能看出些门道,学到些真东西。然而看别人练,功夫是别人的,与自己无益。所以,归根到底要自己练,通过自己的实践,才能将所学、所看的别人的功夫变为自己的功夫。

取百家之长,补自家之短。
  艺成之后,万不可固步自封。因为武林之大,无奇不有。各门各派均有所长,象戳脚的腿、八卦的步、形意的拳、大成的桩、翻子的快脆、南拳的发力这些特点既是区别于其他门派的地方,也是优胜于其他门派的地方。聪明的拳家总是善于汲取别家长处,弥补自己的短处,从而丰富自己的拳艺。

  “国术大师”陈子正于民国初期取岳氏散手之长与翻子拳之精华,融会贯通,创鹰爪翻子新流派。通臂拳师梁海如于三十年代取北腿绝技,创盘龙十八腿,开通臂腿法之先河。

  善于取长补短的武术家往往既有谦虚好学的精神,又有行之有效的学习方法,因而往往能取得较大的收获。

笨鸟先飞早出林,笨人勤练武艺精。
勤能补拙是良训,一分辛苦一分才。

  不能否认,人的天资存在差别。有的人接受能力强,模仿能力强,一点即通,一看就会。有的人接受能力弱,理解能力差,不善模仿,难以领悟。前者可谓聪明,后者可谓愚笨。

  但天资高低不是成才与否的决定因素。先天条件不能决定人的一生。先天不足是可以用后天勤奋来弥补的。不勤奋的人,即使天资过人,也难成才。宋代文学家王安石曾写过一篇《伤仲永》的文章,记述了一个天资过人的神童仲永,由于其父只顾领他处处炫耀,捞取钱财,而不肯让他学习,结果数年之后,泯如众人。神童终于不神了。要勤学苦练,天资才能发挥得好,才能落到实处。

  勤,就是踏踏实实地下功夫,抛弃一切投机取巧的念头,埋头苦练。如能长期坚持,勤奋不怠,一定会取得优异成绩。
  
若要精,听一听,
站得远,望得清。

  镜子能照出脸上的污点。学习武术也要有面镜子,才能找出存在的毛病。这面镜子就是旁观者的批评、意见、建议、指责、甚至是讥讽。常言道:当事者迷,旁观者清。不管旁观者的意见,评论是否恰当,都应当认真听取,仔细思考,对的就改,不对的就放在一边,作为警戒。不断地有人给自己挑毛病,是极大的好事。它能使自己客观地看待自己,不断纠正练武中出现的毛病,从而取得更大的进步。

要想灯不灭,需要常添油。
  学武只有永不自满,永远学习新鲜知识,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事物是发展变化的。过去流行的器械散打,随着火器的发明,逐渐没了用场,而徒手格斗的技术越来越丰富。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武术失去了军事意义,成为一项人人喜爱的武术运动。套路武术发展到一个空前未有的程度。一个武术工作者总要跟上时代的步伐,才会永远对社会有用。

  从个人角度讲,坚持练功,不断学习,才能不断提高自己的本领。如果吃老本,便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人贵有志,学贵有恒。
  志,指志气;恒,指恒心。志气是求上进的决心产勇气,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气概;恒心是长久不变的意志。缺少志气,目标不远大;缺少恒心,中途易退坡。学武既要有志气,又要有恒心,缺一不可。

用火不戢将自焚,
学技不晦将自杀。

  这条谚语说,用火不加控制会烧死自己,学武不弄明白将毁掉自己的生命。

  拳械和功夫,如同火一样,善于使用它,它可以使人获益,不善于使用它,它可以杀人。很多拳技高超的老拳师,都享有高寿。这是因为他们了解武术的规律性,按照规律锻炼,终于获得好处。也有一些拳师在取得武功后,或短命夭折,或疾病缠身,或走火入魔而至神智不清。这都是练功出了偏差。

  少林寺妙兴大师说:无论练功习技,首须养气,气沛则神完,神完则力足,力足则百体舒泰,而筋骨强健,心灵性巧;至此而利欲不能侵,荣辱不能动,威武不能屈,风雨寒暑不能蚀,一切邪魔不能贼,能臻此地,无论练功习技,所往都可,而可以无患矣。

  妙兴大师所说的养气,并非气功,而是指的道德、情操、思想、意识的修养。他说:养气之法又何如?曰:明生死,洞虚幻,悟真假,澄心志,远思虑,绝情欲,摒嗜好,戒暴怒,如斯而已。(见《少林七十二艺练法》)

  这便是说,学武要以强健体魄为要旨,应当朝夕从事,不可随意停止。武艺练成,功夫精娴,也只能备以自卫,不能逞意气之私,有好勇斗狠之举,否则会以功夫杀自身。

  这也便是说,学武应当有明确的目的,学武应当运用科学的方法,遵循客观规律,才能真正达到强身健体,祛病延年的效果。

取法于上,得之乎中。
  学习武术,一般来讲,效法上乘功夫,往往只能练到中等水平。效法中等功夫,功力也就平平无奇了。所以,习武要想有所成就,首先目标要高,要敢于向高度动作进军,要敢于向深奥功法迈步,知难而进。其次是刻苦钻研,勇于实践,使技巧和功力同时增进。最后是练,苦练出真功。

文人不武,武人不文。
能文能武是全才,只武不文是莽汉。

  过去,文人不谙武事,武夫不通文理。在重文轻武的时代,文人学士不屑与武人为伍。致使历代武术名人缺少传略,武术精华缺少文字记载,数千年武史资料竟难以寻觅。

  武人不文,便会愚昧无知。从做人的方面讲,容易不明是非,不晓大义,受人利用,为人驱使。从习武的方面讲,会影响对武艺的理解和领悟,会影响对武艺的记忆与传播。

  武人一定要学文化。文化,不单指语言文字,它包括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许多学科。语文能提高武人的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能力,历史可以帮助武人了解武术的形成、繁衍与发展,物理使习武者明白武术技击的力学原理;生理能够帮助习武者合理地科学地进行训练。不必一一列举了。许多学科都对武术运动有益,尚武崇文才能全面发展。

  其实,历史上很多武人是口能言,笔达意,知诗书,通经史的。戚继光、俞大猷、唐顺之、何良臣、程宗猷、吴殳……这些武术家之所以对武术的发展做出不朽的建树,就因为他们能武能文。清末至民国,武术发展达到一个高峰。大量武术著作得以刊行于世。陈公哲、陈铁生、孙禄堂、张之江、姜容樵、王怀琪、吴志青、许禹生、缪省飞、金恩忠、吴图南、朱鸿寿、向恺然等,都是精通文墨的武术家。他们获得的成就均大于那些没有文化的拳师。建国以后,中华武术得到飞速发展,其原因,除了因为武术的地位大大提高之外,就是因为我们培养了大批有文化的武术工作者。武林有了自己的教授、讲师。那种靠“教师爷”传武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象张文广、蔡龙云、温敬铭、沙国政、顾留馨、李天骥、马礼堂等老武术家,不仅技艺超群,而且著作颇丰。中年武术工作者习云太、门惠丰、邱丕相、王培锟、马青海等紧步后尘。后起之秀,如雨后春笋,温力、郝心莲、康戈武、林伯原等一大批武术研究生,逐步成为武术界的中坚力量。

  在国家挖掘整理武术遗产的政策感召下,不少民间拳师、武林隐士纷纷拿起纸笔,整理编写武术专著。而一些文化人也迈步武林,涉足武事,或执笔撰写,或大力协助。文人耻言武事,武人不通文理的局面被彻底扭转了。这是中华武术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返回上级

上一篇:武技

下一篇:养生

所属类别: 少林文化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返回上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