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根在少林 >> 少林文化 >> 武技

字号:   

武技

2011年4月18日

南拳北腿,东枪西棍。
  这条谚语是对流派众多的中国武术的最好概括,同时,它鲜明地指出了武术流派的地域色彩。

    中国武术源远流长。据甲骨文和古文献记载,在商周时期武术就已经存在。到了春秋战国,某些武术种类便已相当成熟。《庄子•刻意》关于导引的记述:“吹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申,为寿而已矣。”同书《记剑》载:“夫为剑者,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先之以至。”这都是可靠的证明。那时的兵书也多有专章讲述武术。《汉书•艺文志》著录兵家“技巧”类16家207篇,图3卷,主要是讲武术的,即所谓“习手足,便器械,积机关,以立攻守之胜。”中国武术就是在这样一个漫长的历史演进过程中繁衍起来的,以至现在形成一个拥有众多拳种流派的昌盛局面。

     武术流派历来带有明显的地域色彩,“拳兴于齐”、“剑起吴越”之说便表明了这一点。延续至今,才广泛流传着“南拳北腿,东枪西棍”的武谚。

     从狭义来看,南拳北腿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长江流域和长江以南地区流行的武术手法多,桩步稳,拳势激烈,并常以发声吐气协助动作发劲,需要场地较小,素有“拳打卧牛之地”的说法。流行于黄河流域及其以北地区的武术,长于腿法,架式大,节奏快,多窜奔跳跃。北派拳术需要场地较大,有“拳打四方”的说法。南北武术各有侧重,特点鲜明。

     东枪西棍的说法与回族武术有关。生活在西北的回族人民擅长棍术,称阿里棍。在西北长期流传着单头母子棍、双头条子棍等棍术。现在仍流传着天齐棍、阴把棍、疯魔棍等优秀棍法。而早期诞生的优秀枪法则多流行于东部地区。象宋时杨妙贞创八母梨花枪法,号称二十年天下无敌手。杨妙贞与其夫李全常年活动在山东一带,杨家枪也便在这一带流传。明代时,山东、河南各地仍有教师教授杨家枪法。宋时福建还流传张、朱二家枪法。于是,“东枪西棍”之说便首先在西北回族人民中流传开了。
 
    由于武器长期以来在格斗中广泛使用,因此流传较快、较广,以至地域色彩渐渐不那么浓厚了。仅以明代看,东方有石家枪、杨家枪、罗家枪,西方则有沙家竿子、马家短枪、娥媚枪。东方有东海边城棍、俞氏棍、少林棍,西方则有天齐棍、条子棍。“东枪西棍”之说似乎不那么准确了,然而它反映了武术发展的一个侧面。

     从广义看,这条武谚是在说明任何一个拳种在形成之初都有自己的流行地区,诸如鲁西的查拳、胶东的螳螂,沧州的八极、迷踪、六合,饶阳、蠡县的戳脚、翻子。湖南、广东、福建流行的南拳则又是一种风格。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武术流派地域性的体现,溯本求源,与“拳兴于齐”、“剑起吴越”不无关系。现在武术流派已冲出地域的局限,南方人早已多习北腿,北方人也涌现出不少南拳新秀。而象太极、八卦、形意这些影响大的拳种早已风靡全国,习练者随处可见。

     “ 南拳北腿”也曾作为绰号流行一时,那是指武术名家顾汝章、赖成己二人而言。30年代,顾汝章应聘广东国术馆,以北方拳术独树一帜,曾与一白俄赌赛,一掌击碎一匹白马的头。顾汝章技艺精湛,为人诚恳,深受武林敬仰。赖成己久居羊城,为南拳大家,声名显赫。二人交往甚厚,享誉武林,人们遂送雅号“南拳北腿”。

枪为百兵之王,又为百兵之贼。
  这条谚语形容了枪械的厉害。自古以来,戈、矛、槊以至枪,在火器发明前一直是将士常用的兵器,而不似锤、(挝、钺、镗等兵器在实战中逐渐被淘汰。究其原因,就是枪及与枪相类的矛、大杆子等兵器比其他兵器用着方便,效应明显,各器难敌。

     《事物绀珠》称:“枪,木杆金头,始于皇帝,扩于孔明。”枪,由枪尖、枪杆两大部分组成,辅以枪缨、枪篡。枪的区别在于长度不同及枪尖的重量形制不同,因此也便有许多别称。从明代枪械的形制可看出各家枪法的区别。杨家枪,长一丈八尺;马家枪,长九尺七寸;沙家竿子,长丈八至二丈四尺;汉口枪,长一丈六尺、一丈七尺、一丈八尺(见明•吴殳《手臂录》)。到了清代,枪的尺寸渐短。五尺五寸称步下枪;七尺称花枪;八尺二寸称中平枪。此外尚有一丈二尺的大枪,一丈六尺的的杆子,一丈八尺的矛。这种形制称呼一直延续至今。
 
    枪之所以称王、称贼,是因为它在实践中威力强,攻防速度快,富于变化,往往令对手防不胜防。它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功,是离不开各代枪法名家的发明创造、改良革新的。仅以明代枪法为例,便有杨家枪、马家枪、沙家竿子、李家短枪、石家枪、娥媚枪、少林枪、汉口枪(见《纪效新书》《阵记》《手臂录》)、金家枪、张飞神枪、五显神枪、拐突枪、拐刃枪、锥枪、棱枪、槌枪、大宁笔枪、拒马枪、捣马突枪、紫金镖、地舌枪(见《江南经略》卷八《兵器总论》)等。这些枪法不仅枪制不同,而且技术、风格也有很大区别,即使是同名称的枪势,所指的动作内容要领也往往迥异。这许多枪法自然促进了枪术的发展,使枪成为十八般兵器中的长兵之首。
 
    古代以枪成名的武将极多。史载五代王敏尧,能使30斤铁枪;王彦章也“常持铁枪冲坚陷阵”。唐尉迟敬德,善用稍(丈八枪)、避稍、夺稍。宋•赵立善用双枪;李全所用铁枪重40斤;杨妙贞创梨花枪,“二十年天下无敌手”;岳飞“持丈八铁枪刺杀黑风大王。”清•褚复生,以枪闻名,人称“四平枪”。近代神枪吴钟、神枪李书文、大杆子刘仕俊、大枪刘德宽等,均是以枪术闻名的武术家。

刀为百兵之帅。
 
    刀是我国最早出现的兵器之一。《古史考》称:“燧人氏铸金作刀。”《二仪实录》称:“皇帝作刀。”什么是刀呢?《逸雅》称:“刀,到也,以斩伐到其所刀击之也。”《二仪实录》讲述了刀的形制:“刀之制,有四阵之刀,起自尤与皇帝战于涿鹿,即有陌刀,军阵用之。又阵障刀,行从障卫则用之。又有长刀,即卤薄千牛将军执之。又仪刀,即武臣佩之。自东晋多虞,遂以木为之,饰以金银,佩之以备威仪,即衙刀也。”造刀的方法是铁要多练,刃用纯钢。自背至刃,平铲平削。刀尖锋芒,快利乃妙。其柄以坚木为之,长短则视种类而定。
 
    刀是最普通应用的兵器之一。大刀可马战,腰刀可步战,朴刀、双手带则可马步战,较枪又灵活得多。刀法讲究劈、砍、拦、扎、抹,又较枪法简单,易为学者掌握。所以,历代战将、士兵中以使刀者居多。
 
    宋代刀的形制便已非常发展,有手刀(单刀)、大刀两大类。大刀则包括笔刀、戟刀、掩月刀、屈刀、掉刀、凤嘴刀、眉尖刀、耳刀数种。明代倭寇入侵,带来了倭刀术,显出了威力。戚继光在《纪效新书》中说:“长刀,自倭犯中国始有之。倭善跃,一迸足则丈余,刀长五尺,则仗五尺矣,我兵短器难接,长器不捷,身多两断。”明•何良臣也曾说:“日本刀不过三两下,往往人不能御。”(见《阵纪》)。倭刀的引进,特别是戚继光等又将中日刀法揉为一体,使单刀技术有了很大进步。到了清代,大刀、长刀、单刀几为军中常用武器,且有飞刀(七寸)、小刀(一尺七寸、风行于世)。清末上海小刀会便是一例。刀的流行遍及武林各处,大有统帅百兵之势。说“刀为百兵之帅”自也不算夸张。

     古代使刀的名将极多。三国关羽善用八十二斤青龙刀,惜乎没有佐证。史载明初“双刀王”王弼、山东孙镗、大刀郭五,明末罗君彦,清初颜习斋,清末小刀会“大刀秀姑娘”周秀英都以刀术闻名,近代“大刀”王五、“单刀”李存义、“双刀”李凤岚、擅长苗刀的“燕子”郭长生皆为武林名手。抗日战争初期,二十九军大刀队令日寇闻风丧胆。当时西北军中,冯玉祥、吉鸿昌等抗日名将都组织过大刀队。不少武术家为训练大刀队做出过贡献。少林拳家金恩忠还曾将其在军中所用教材《实用大刀术》出版。
 
    当代,刀术是武坛赫赫生风的比赛项目,善刀者不可胜数。武术家李青山以七十高龄舞动95斤重大铁刀,功力更是非同小可。

剑为百兵之秀。

  剑,是最古老的兵器之一。《管子》日:“昔葛卢之山,发而出金。受而制之,以为剑。”从考古来看,早在商周时期便已有青铜剑问世。春秋战国,剑术的发展已走在其他兵器的前面。《庄子•记剑》中便有关于剑的记载:“夫为剑者。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先之以至。”《吴越春秋》记述的越女则是一名出色的剑术技击家。她不仅精于剑术,而且精通剑理。她说:“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盛,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一人当百,百人当万。”由于剑术的历史悠久,铸剑术也便极为发达。史载著名铸剑家欧冶子、干将、莫邪等都是春秋吴越地区的工匠。60年代在湖北江陵出土的越王勾践剑,证明了当时铸剑术的先进。勾践剑半米多长,剑身满饰菱形纹,还有蓝色琉璃镶嵌的花纹,合金技术和铸造工艺均相当高超。

  古剑的形制有三种,《周礼》中说:剑长三尺(连柄),重六十两,是上等剑,勇士中的上等使用。剑长三尺五寸,重四十五两的是中等剑,中等勇士使用。剑长二尺,重三十五两的是下等剑,下等勇士使用。

  在频繁的战争中,剑逐渐为其他兵器所代替,剑逐渐成为一种饰物,武将佩它以示尊重,文人佩它以示高雅。舞剑的活动也盛行起来。楚汉相争时,项庄便在鸿门宴上舞剑。唐代裴渂舞剑与张旭的草书、李白的歌诗并称三绝。

  后来,剑术形成两种风格,一种是长穗剑,称文剑,练起来剑走龙蛇,潇洒飘逸,美不胜收,尤其要将剑穗(袍)舞起来而不缠手,真是秀气得很。一种是短穗剑,或无穗,称武剑。其步伐灵活,招法多变,动作迅猛,是实用的一种剑法。明将何良臣在《阵记》中记有当时的剑法流派:“卞庄子之纷绞法。王聚之起落法,刘先主之顾应法,马明王之闪电法,马起之出手法。”近代武坛剑术流派更多。清萍剑、纯阳剑、武当剑、太极十三剑影响极大,而各个拳种中几乎都有自己的剑术套路。剑术的普及程度在当代可说已为众兵之冠了。

  然而,不论是长穗剑还是短穗剑,都不象刀法那样凶猛外在,而总是伴有一种儒雅之风,特别是它与琴、棋、书并为文人四宝之后,称之百兵之秀,当之无愧。而在当代,男女老幼病弱伤残而欲习武健身者,几乎人手一剑,“剑为百兵之秀”自当又有新鲜。

棍为百兵之首

  棍是最原始的兵器。原始人狩猎首先使用的工具是木棍与石块。以后的被压迫者起义,揭竿为旗,斩木为兵,仍是用棍做武器。一个不会武术的人在自卫防身中,往往会随心所欲地使用棍子。棍子作为兵器真是太普通了,故称之为百兵之首。
 

  棍有多种称呼。通常所说的棍,长度为六尺或六尺六寸,这是按六节六合只说。五尺长称齐眉棍,八尺长既称棍又称杖。如将棍的两端箍上金属箍,就称棒。木棍的重量多在三五斤间。铜铁棍通常在15斤以上。此外。尚有大棍,长八尺多,粗二尺,用一打一戳之法。夹刀棍,棍端加一三五寸长的短刀。还有三节棍(三节二尺长的木棍用铁环连在一起)、怀杖(两节一样长的棍用铁环连在一起)、梢子棍(一段长棍与一段短棍用铁环连在一起)、狼牙棒(以坚木为身,一端旁施铁齿尺余)等。

  世传少林棍法为最。据专家考证,它还不是最好。名代棍法当首推俞大猷棍法。俞氏棍法专讲“长兵短用”。戚继光曾盛赞其棍法道:“不惟棍法,虽长枪各色之器械,俱当依此法也。近以此法教长枪,收明效,极妙,极妙。”俞氏棍法已成为可应用到其他兵器方面的技术,足棍法之绝妙。俞大猷抗倭寇途中曾起少林寺,发现寺僧的武艺还不甚精,于是带走宗擎、普从二人随军,传以棍法,并由他们带回少林寺传授。以后,少林棍法才名声大振。当时,俞氏棍之下,有东海边城棍、紫微棍、腾蛇棍各家;再下有张家棍、贺屠钩棍、西山牛家棍各家;又下是少林棍、青田棍、巴子棍、孙家阴手棍等。

  近代著名棍法当推广东雷仁生飞龙虎棍,湖南刘杞荣太空子午棍,流传西北的疯魔棍、天齐棍等。

  明将俞大猷的棍术著作《剑经》、程宗猷的《少林棍法阐宗》是研究棍法的经典。

月棍、年刀、一辈子枪,宝剑随身藏。
  也作年刀、月棍、久练的枪。这条谚语说明各种兵器掌握时的难易程度是不同的。仅以刀、枪、剑、棍四种而论,枪是最难掌握的。仅仅是搬、扣、扎这三个基本动作,不下苦功就很难做得正确。枪法之多是其他兵器技术无法比的,而各家枪法又各有许多深奥之处。如杨家枪讲八母,乃是拿、拦、颠、捉(内外)、橹、缠拦、还八种基本招法。罗家枪讲究压、打、砸、拿、滑、挑、崩、撑、攉、扎十法。岳家枪则讲劈、抱、砸、创、抽、拦六法。俞大猷注重“长兵短用”,他说:“山东河南,各处教师相传杨家枪法,其中阴阳虚实之理,与我相同,其最妙是左右二门拿他枪手法,其不妙是撒手杀去,而脚步不进。今用彼之拿法兼我之进步,将枪收短,连脚赶上,且勿杀他,只管定他枪,则无敌于天下矣。”(见《正气堂集》)枪的威力大,但不易掌握却是公认的。
相对来讲,棍法便较容易掌握,而棍是诸兵之基础,可说包罗万艺。程宗猷在《少林棍法阐宗》中说:“凡武备众器,非无妙用,但身手足法,多不能外乎棍,如枪之中乎,拳之四平,即棍之四平也。剑之骑马分鬃,拳之探马,即棍之跨剑势也。藤牌之斜行,拳之跃步,即棍之骑马势也。拳之右一撒步,长倭刀之看刀,即棍之顺步劈山势也。……凡此类,难尽述”。棍既是打基础的兵器,其招法自然不是太难。特别是一些实用棍法,绝少花招。戚继光所创大棍之法,不过一打一戳,何其简单。刀、剑之类则介于枪棍二者之间。刀是一面刃,剑是两面刃,两相比较,掌握剑术又比刀术为难。

  此外,象长兵器中的两头蛇、双枪、方天戟,短兵器中的护手钩、子母鸳鸯盆,软兵器中的三节棍、虎尾鞭、鞭里加刀,暗器中的脱手镖都是较难练的兵器。谚语概括出掌握兵器的规律,便于习练者正确对待。

枪扎一条线,棍打一大片。
  或作纵枪横棍。这些谚语强调了枪、棍技击特点的差异。枪有尖,杀伤敌人靠的是枪尖刺扎。棍无尖,杀伤敌人靠的是棍端抽打。枪扎是直线,棍打是横片,故有此谚。
然而,棍端装尖即为枪,枪若去尖即为棍,为此,枪法棍法便有许多交融之处。不少枪法中含有抽、打、劈、砸的动作,便是取之于棍法;不少棍法中含有戳、挑、撩、滑的动作,乃是取之于枪法。明•吴殳《手臂录》记述的马家枪法,便是“以杨家(枪)为根本,兼用棍法”。同书所记少林枪法,也是以枪法为主,兼用棍法。明•程宗猷在《少林棍法阐宗》里则说:“打人千万,不如一扎。故少林三分棍法,七分枪法,兼枪带棒,此少林为棍中白眉也。”少林棍中竟有七分枪法。尽管枪棍之法互有汲取,但枪走直,棍走横,枪扎一条线,棍打一大片的基本特点是绝对变不了的。

  清末民初山东武术家吕孟超,时称“山东第一棍”。他传留下一路六合枪棍术,倒是一种枪棍合一的技击术。

打人千万,不如一扎。
  程宗猷在《少林棍法阐宗》中引述这条谚语说明少林棍法中只有三分棍法,七分是枪法,所以少林棍为棍法中之上乘。其实,这条谚语只要是讲枪的威力大于棍。以棍打人,除了头部,身体其他部位被打仅能伤及皮肉。而以棍扎人,虽无尖,却能伤及内脏。所以,许多优秀棍法均将枪法融进,为的是增大杀伤力。除了少林棍、六合枪棍术之外,锁手棍也讲究兼枪带棒。锁手棍歌诀中说:“学会锁手棍,天下莫要问,以棍当枪使,较棍访知音。”

枪怕摇头棍怕点
  遇见使枪的,要警惕枪摇头;遇见使棍的,需提防棍点头。摇头,是指枪尖被抖成一个个圆圈。枪若发挥威力,需将搬、扣、刺三动一气呵成。搬、扣即为左防、右防,刺是突击。三动迅捷完成,枪尖便被抖成一个圆圈,枪法云:“圈为枪法之母。”圈抖得快、圆、小、生风、枪扎得便有力、突然,令人防不胜防。摇头,还指枪要运用抽打的招数。抽打之前,枪头必做摇摆动作。枪法中突用抽打的棍法,易使对手上当,所以务必留神。

  棍,虽重使两端,但一旦揉进枪法,则威力倍增。棍若点头,那必是持者已将双手移至棍的末端,其意在以棍当枪使了,无论是扎、挑、抽、劈、此时皆可灵活运用。若不提防,仍以其为棍,为祸便不远了。

枪如游龙,棍似旋风。
  或作枪如游龙扎一点,棍似疯魔打一片。枪扎出去要想令对手捉摸不定。绝不能直来直去,而要将枪杆抖颤,犹如一条蜿蜓前进的龙蛇,不仅有直刺的力量,而且有上下左右磕、格、崩、滑的力量,劲力便发挥得淋漓尽致,收效也便显著。棍,若想招招见功,势势生辉,就必须讲究个“快”字,所谓棍起生风。棍,只有如旋风般劈打抽拦,才有杀伤力。否则,对手即使被打得青肿,却难使其丧失战斗力。

单刀看手,双刀看走,大刀看口。
  同样是刀,形制不同,用法岂可一样?这条谚语说明了几种刀制演练时的基本要求。

  单刀,一般是一手持刀,另一手配合持刀手运动。它以缠头、裹脑、砍、刺、撩、抹、拦、截、挑等技术动作组成。演练之中,空手的作用甚至重于持刀手。因为动作的标准与否,协调与否,实用与否,美观与否,全在于空手的配合。故说单刀看手。

  明代传进我国的倭刀法,近代流传的苗刀法、通背刀法,均是双手握刀的单刀法,自然不受此谚所限。

  双刀用法及变化是通过两手和两腿的协调配合来体现的,要求两手用力均匀,手法清晰,步伐灵活,上下协调。双刀法多为花刀之法,左盘右旋,上缠下绕,倘若步法不灵、不清,则难免双刀互碰,甚或伤及自身。故行家观看双刀,第一眼便注意他的步法是否正确。这便是双刀看走。

  大刀是长兵器,且份量很重,过去多为马上战将使用,主要用法是劈、抹、撩、斩、刺、压、挂、格、挑等法。这些用法都要在刀刃上运用清楚,才能发挥大刀的威力。象朴刀、双手带一类的长刀,也在此要求之内。这便是大刀看口。

剑走青,刀走黑。
  “青”、“黑”是术语,出自武林《春点》(即黑话)。“青”,是轻的通假,指轻捷便利。交手之时,能干净利索地躲闪对手的进攻,谓之“走青”;进退不灵,躲闪不疾,谓之“沾青”。剑器本身轻、短、细、薄,对付粗重兵器,难以硬挡硬架硬格,只可逢坚避刃,遇隙削刚,仗着身法便利,招法变化取胜。所以说,“剑走青”。

  “黑”,狠毒凶猛之意。“走黑”,就是说刀法要狠、要猛。刀本身面宽而背厚,在常用短兵器中份量较重。交手之时,可大劈大砍,硬挡硬架,刀锋过处,如滚瓜切菜。所以说“刀走黑”。
临阵使用,当依此谚;套路演练也当依照此谚要求去做。剑术套路着重在进退闪躲,腾挪轻疾方面,也是“走青”。刀术演练,风声如孔,气势猛烈,“狠”字当头,仍是“走黑”。谚语“刀如猛虎,剑如飞凤”是对刀法剑法形象化的描写,其意与“剑走青,刀走黑”的意思完全相同。

剑是君子佩,刀乃侠盗使。
  君子,这里是指读书人,或指文武兼备的人;侠盗,这里指纯粹的武夫。

  自从剑这种兵器逐渐离开战场之后,剑的作用便成了装饰。特别是不少读书人往往学习剑术以示崇尚武风,以舞剑、咏剑表示清高。久而久之,便成了一种偏见 ,似乎只有知文善武的彬彬君子才配佩剑,而纯粹的武夫是不可佩戴的。这个偏见由于武侠小说的泛滥变得根深蒂固了。象《三侠五义》中使剑的是带儒雅之风的展昭、丁兆兰、丁兆惠。使刀的则是武技高超的欧阳春凶狠莽撞有余的白玉堂等。

  但从客观条件来看,剑轻、刀重。对于体格不壮的白面书生来说,使剑较为合适。而对于体魄雄健的武士,自然是愿意使用趁手的兵刃。所谓侠盗,多属杀人如草芥者流,刀术本身便寓凶狠之意,将之强加于侠盗,正是这条谚语的目的。

  只是文人骚客并不以此谚为然,习刀咏刀赞刀者不乏其人,象唐代诗人李白、贾岛、李商隐均有咏刀诗句。清诗人郑世元所作的一首诗的诗题便是《看客舞刀诗》,该诗对刀法做了精彩的描写。清代教育叫颜习斋则是精通刀法的读书人,一日他到河南开封访问大侠李木天。二人折竹为刀,进行较量,结果颜习斋击中李木天的手腕。李木天惊呼:“不知先生大巧若拙,有如此绝技。”由此可见,这条谚语有相当的片面性。

百日袖剑千日镖。
  袖箭和镖都是暗器。镖,钢制,锐三角形,通常长三寸六分,重六两。重一斤者称斤镖,俗称“金镖”。抛掷击人,有扬手镖、阴手镖等法。袖箭是含机械装置的暗器,圆筒中装箭,筒内设弹簧,一按机括,箭即发出。筒长六寸,箭长四寸六分。两种暗器虽大致相同,但袖箭用来省力,射程远近全凭弹簧力大小,而镖的掷程远近全凭手腕力量的强弱。二者又都要求掷射准确,因此,使镖显而易见要难于用袖箭了。

鞭舞一堵墙,拳打一片星。
  这里所说的鞭,不是指竹节鞭、三棱鞭一类的硬钢鞭,而是指九节鞭、七节鞭、十三连一类的软钢鞭。软散如绳的软钢鞭是极难练的兵器之一。它的技击法讲究劈、抽、套、横、提、拦六个字。由于软钢鞭用起来有圆无直,因此演练必须舞动如飞轮,象一堵墙一样,密不透风。六种技击法全要在“舞动如飞轮”中体现。鞭要舞动如飞轮,就必须围着身体旋转。围身之术讲究圈、披、缠、提、旋五字,也叫五粘。最后练到自由收放、随意长短,鞭法才能达到随意所指的境界。

  拳,指打拳。打拳有各种方法。诸如冲拳、崩拳、劈拳、摆拳、勾拳、拽拳、钻拳、横拳、寸拳等。出拳象流星过空般迅疾,拳点似繁星闪烁般眩目。指哪打哪,想哪打哪。这只是强调打拳要注意速度、劲力、目标这几个方面。要想达此程度,则要意、气、力同时到达。

鞭是一条绳,全靠缠得清。
  这条谚语通用于鞭类的软器械,如流星锤、绳镖、杆子鞭、铁练等兵器。如果缠绕不清,势必打不着人而打自己。软兵器鞭讲究纵打一线,横打一扇,收到手中是一团,抢将出去是一片。收回时劲力要软,要柔;打出时要刚,要快。所以又有这样的谚语解释鞭法:“收回一团,放出一片。收回如虫,放出如龙。收回如鼠,放出如虎。”练鞭一定要鞭法清晰,步法稳健,鞭随身转,亦随步换,收放自如,快而不乱。双鞭单鞭,均不易练。有鞭法歌一首可供参考:“七节一抖放亮光,架拔抽打走四方。前打浪子踢球式,后打背锏披脊梁。左打跨虎蹬山脚,右打片马扣里裆。上打朝天一柱香,下打黑狗滚地躺。金丝盘头养脑力,缠肘舒胃养心肠。拦腰围蛇通三气,分水提步好良方。”
近代神鞭夺良臣、花鞭吴斌楼、飞鞭陈金镜都是精于鞭法的武林前辈。

锤槊之勇不可敌。
  锤,代表了冷兵器中的重兵器;槊,代表冷兵器中的长兵器。在格斗技术远没有达到影响武术发展的时代,格斗只凭勇力取胜,因此对于兵器便特别重视长度和重量。

  古代兵器重得惊人。三国•典韦“提一双戟八十斤”(《三国志•魏书》),折合现代重量有35斤多。宋时李全、元时隋世昌用的是40斤重的铁枪,合今47斤多。这些兵器虽重,但均不如锤,锤又作椎,又称骨朵。古时有石锤、铜锤、铁锤。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锤在军中是主要兵器之一。据《辽史•兵志》载,当时契丹族凡年15以上50以下隶兵籍,必备战马、铁甲和一套兵器,其中就有“##”,即锤。宋时岳云使锤,“每战,以手握两铁锤重八十斤。”(《宋史•岳飞)。宋代的80斤折合现代重量为95.5斤。锤,如此的沉重,使锤的人必是力大超人,勇猛无比,因此不可小#。
古代兵器讲求长度,也是出于克敌制胜的需要。酋矛长二丈,夷矛长二丈四尺(《周礼•考工记卢人》)。后来盛行的蛇矛长一丈八尺。东晋陈安一手持“七使大刀奋如湍”,一手持“丈八蛇矛左右盘”。丈八矛,也称槊,或称捎,那时的一丈八尺,约合今一丈三尺三寸,却也不算短了。岳飞“持丈八铁枪刺杀黑风大王”,(《宋史•岳飞》)他的丈八铁枪约合今制一丈六尺五寸。明代最长的沙家竿子长二丈四尺,合今二丈二尺多。能使用这样长的兵器,没有臂力是不行的。

  所以,古人总结出一条经验,那就是“锤槊之勇不可敌。”千万不可轻视使用这类兵器的人,因为他们的力量往往超出常人数倍。

  由于格斗技术的不断发展,格斗不再单凭勇力取胜。明清以后,象锤这样过重的兵器和槊这样过长的兵器在军中越来越少,现在武林已难得一见这类兵器,也难得一见能使用这类兵器的人物了。

古人制艺,必立一意。
  古人创造一种兵器,一定是突出它的一种用途。

  古代兵器很多,武林中人通常“十八般武艺”来概括它。十八般武艺指18种兵器,还指运用18种兵器的技艺。实际上,兵器的种类远不止18种。粗略地列举一下便可得到证明,如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镋、棍、槊、钯、镰、杵、拐、流星、弓矢、袖箭、镖、拦马抉……除上述兵器外,各拳种流派中还有许多独门兵器;如月牙铲、娥眉刺、判官笔、鸡爪钩、梭子、拦面叟(大烟袋),五龙卡、子母鸳鸯盆等。而每一种类兵器中又有许多不同的形制,如镋,便有凤翅镋、雁翅镋、牛头镋、镋钯、镋镰、短把双镋。如叉,便有猎叉(两股)、三股叉、五股叉、飞叉等。

  古人为什么创造这许多种兵器呢?这就应了本条谚语的下半句:“必立一意”,也就是每一种兵器都有它自己独具的技术特点。如刀类,长于破斩;枪类,利于挑刺;棍类,易于抽打;斧钺,重在压劈;锤类,讲究敲砸;鞭锏,妙在绞拦;盾牌,用在遮拦;弓箭,能在标射;流星,意在追袭。戚继光在抗倭战争中创制了一种新武器,叫#筅,也作狼筅。这种武器有铁制、竹制两种,下有长柄,上有枝丫。其用途是作“行伍之藩篱,一军之门户”,用以对付马军,或掩护长枪、镋钯、大刀的进击。

  每件兵器有自己的独特功用,并不意味着使用某种兵器的技艺知识一种。相反,技术种类远比兵器种类多得多。比如枪术,大而分之,有左把枪和右把枪,双枪和两头蛇(两端均有尖的枪);小而分之,有突出扎,挑、崩、滑的枪法,有突出的抽、打、劈、砸的枪法,还有长兵短用的枪法。从名目上看,又有杨、罗、岳、马、沙、李、石各家枪法及六合枪、大奇枪、娥嵋枪、五钩神飞枪各家枪法。其他种类的兵器也同样存在着多种使用技术。历代武术家的共同努力创造,使中国武术的内容丰富多采。

把势把势,全凭架式。
没有架式,不算把势。

  历来人们都爱把练武术叫做练把势,或叫打把势。把势成了武术的代名词。其实,把势的标准读音是八式,世人念白了,才成了把势。八式,是指武术基本功中的八种式子,至于是哪八种式子,现在各门各派的解释已不能统一了。通常的说法是外八式,内八式。外八式指封、闭、闪、胯、勾、掳、棚、打、封,封敌之门。闭,掩护自己。闪,避实就虚。胯,胯部击人。勾,化敌之力。掳,借力使力。棚,格中进击。打,发力击打。(也有人说外八式指搂、打、掳、封、弹、踢、扫、挂)。内八式指惊、惶、猛、烈、狠、毒、神、急。惊、惶:惊吓敌人,使之惶恐。猛、烈:击拳迅猛,气势雄烈。狠、毒:用意要狠,使招要毒。神、急:招法神奇,心手敏捷。

  这条谚语重点不在强调练好八式上,而是强调练武术必须姿势正确这一原则。因为姿势不正确,就达不到锻炼的目的,收不到预期的效果,动作不美观,应用也就不灵便。姿势就是架式,就是架子,是要反复练习以求习惯的一种动作。练套路要注意架式,练各种基本功也要注意架式。每个姿势,或说每个架式,都有要领,符合要领,姿势不正确。马步,就是骑马蹲裆的架式,随便一蹲就不是马步。踢腿,总要挺胸迭肚,拉开山膀,勾起抿落,随便一踢便不叫踢腿。就是那些没有套路的拳种,它在要求初习者练习的桩法、步法、拳法、腿法中同样也要按照要领去强调架式,否则,习练者就会练得不伦不类,非驴非马。而没有架式正确做基础,内外八式是练不成功的。

武术讲八法,拳脚要踢打。
  八法是武术的八种基本功法,即手法、眼法、身法、步法、精神、气息、劲力、功夫。这八法可说是各门各派通用的基本法。不管练何拳何械,离开这八法就练不成功夫。这八法可说是武术技击、武术健身、武术表演的基本法。离开这八法,技击散打便难奏效,锻炼身体就可能出偏差,表演武术项目就不美观、精彩。可见,这八法是武术运动各种法则的基本法。

  先人颇懂实践论。因为八法必须在实践中体现,在实践中练成。实践,就是练,所以,这条谚语便有了下半句:“拳脚要踢打”,意在练武必须持之以恒,才能将八法掌握。

外练手眼身法步,内练精神气力功。
  这条谚语是对武术八法的注释。它将手法、眼法、身法、步法、精神、气息、劲力、功夫分成内外两部分,以便习练者领会法则的重点所在。而内功外功都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

  手有#转之能,眼有监察之精,脚有送行之便,身法则是对手、眼、脚、步的综合运用。身法以腰为主宰。腰一动,上可带肩、肘、腕、手、指,下可带胯、膝、腿、踝、脚。俗话说:“没手没眼不成拳,没有身法难近前,步法不活已自乱,腿脚不精莫争先。”可见“手眼身法步”是习武之要领。

  精神、气息、力量和功夫虽属内在功夫,却是在不断地“外练”中得到体现。精神委顿、气息短促、劲力不足的人,在练拳的时候,必是掌无力、眼无神、身不灵、步不稳。反之,练拳不讲究手眼身法步,所谓外形不合规矩,那么精神、气息、力量、功夫也难以练成。

内外合一,形神兼备
  这条谚语是讲内功外功应当和谐统一。手眼身法步指外,即指身体表面各部的动作,也即指“形”;精神气力功指内,即指精神、气质、意识的体现及人体内脏器官的锻炼,也即是“神”,内外混然一体,密不可分。体表部位的形体动作受大脑思维活动支配,并受内脏器官的影响。只有使人体内脏器官的活动协调统一,才能使外部形体动作灵活自如。也只有使外部形体动作规范化,才有利于内在因素的协调统一。内与外,形与神有着相互制约、相互促进,相反相成,不可分割的密切关系。例如拳经讲“内五行与外五行的配合”,外五行指五手五脚,五手即崩、转、钴、带、拿;五脚即圈、点、插、摆、踢。内五行指心、肝、脾、肺、肾。五行指金、木、水、火、土。崩拳、踢腿属木,气发于肝,骨稍用力则肝脏舒,故崩拳踢腿可以养肝。拿法、插腿属金,气发于肺,筋稍用力则肺脏宣,故拿法插腿可以养肺。带手、摆腿属火,气发于心,必用血稍之力,这两个动作养心血。转手、圈腿属土,气发于脾,这两个动作要运动周身全体,故转手、圈腿可以养脾。钻手、点脚属水,气发于肾,肉稍用力则肾气肉,故钻手点脚可以补肾。肝气盛,力必猛;心血足,脑力坚;肺气满,气必充;肾水足,精神旺;脾脏盈,身体必健。这种说法与中医气功养生学说是极其相似的。所以,练武一定要注意内外合一,形神兼备。

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

  武术运动的优越之处,在于内外兼修。不论内家外家,不论武当少林,不论南拳北腿,不论门户流派,拳理丛然众说纷坛,归根结底只有一个,即“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

  武术对于“气”的解释有多种,这里所讲的“气”乃是指人的元气,也就是人的生命力。通过武术锻炼,增强肌体的活力,改善内脏器官的功能,促进新陈代谢。人们就会精神健旺,不生杂病,益寿延年。

  “筋骨皮”指的是人的形体。通过武术锻炼,可以增强人的体魄,使肌肉发达,骨骼坚实,韧带柔软,皮肤健康,使人有一副健美的体态。

  这条谚语既描述了武术运动对人体的影响,同时也总结了武术运动的作用。

手似流星眼似电,身似游龙腿似箭。
  也作“拳似流星眼似电,腰如蛇行步赛粘。”

  这条谚语首先提出了对“手眼身法步”的技术要求,是针对长拳类矫健迅猛的动作而言的。长拳类拳术节奏鲜明、结构紧凑、灵活多变的特点,富有弹性的风格,正是这条谚语的启示的内容。
其次,这条谚语又启示了格斗中应取的方法。手疾、眼快、身滑、腰捷是战胜对手的重要因素。眼到手必到,手到眼必到,手眼身法步浑然如一,以快制慢,以快制快,以快制柔,以快制刚,乃克敌制胜的原则之一。

习武有三贵,贵博贵精尤贵通。
  习武者当中有这样两种人:一种是死人认一门,不及其他,唯本门最高,唯自己独好。类似深山修炼,闭门造车。这种习武者即使精通本门之技,也如井底之蛙,难见天外之天。另一种人是逢拳便学,逢师便拜,稍知即满,浅尝哲止。结果无宗无派,没有风格,正应了样样“精通”,样样稀松的老话。这两类习武者都难收到大功效。

  “习武三贵”,为习武者指出一条明路。

  一贵博。博览多识,博采众多,博闻强记,博古通今。一句话,习武要有广度。如对南拳北腿,少林武当,内家外家有个粗略的了解,可称之为略学;仅在较短的时间内掌握某种拳术的风格特点,技法要领,而不深究,可称之为速学;对各种门派采取不同的学习方法,敢于舍弃,对某些拳种只记要领,甚至仅记拳名、源流,可称之为跳学。如此这般,即可开阔眼界,开展思路,达到“博”的境界。

  二贵“精”。专于一门,精于一派,系统掌握,全面了解。一句话,学武要有深度。中华武术的门派不下百,套路不下万,技击方法变化多端,风格迥异。只有精通一种拳术,掌握它的特长、弱点及练法、技法、渊源、理论,最后才能具备运用改造的能力,才能具备了解其他门派的能力。精是博的基础,无精莫的谈博。然而只精不博,工夫也只做了一半。特别是只认本门本派,不问其他,就会少见多怪。博是精的延伸,博而不精 ,没有根底,犹如水上浮萍,难成真功.

  三贵通。对习武者来说,通悟武术是最高阶段。通晓拳理、谙熟门派、见解通达,触类旁通。这样就能够分辨真伪,判断高低,看出门道,见前之后,达到一点即通,一通百通,通权达变的地步。所以谚语在“贵通”前面加个“尤”字,以示“通”字为最。要达到“通”的阶段,必先以“博、精”为前提,正所谓“不博不精通字难言,又博又精通字自现。”

  “贵通贵精尤贵通”。实在是习武之道。

花拳绣腿,好看无用。
  武术界常用“花拳绣腿”形容姿势好看但不实用的拳套。这一类拳套受旧时卖艺人的影响,有“商业化”的倾向,过分追究姿势的美观和技巧的高难,而不注重动作是否体现技击性,拳套中缺少踢、打、摔、拿的实用招法。如醉拳,如果只强调一个醉态,突出一个翻跌,却忽视醉拳的地躺技击特点,看不出腿的搂抱之法、勾挂之力、折扣之能,也看不出就地十八滚的十八招式,就只能使人感到那是一种醉态的技巧运动。再如鹰拳,如果仅注意鹰的造形,模仿鹰的叫声,而不去体现鹰爪技击的特点和方法,就无异于鹰舞。行家冠之以“花拳绣腿”,自然不足为怪。

  还有一种情况,有些习武者所练的拳术确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可惜,练习者只会依葫芦画瓢,而不会拆解,表演起来威风漂亮,一经实战百窍不通。这样的习武者丢弃了武术中的一个重要内容—技击,称之为“花拳绣腿”,自然也不为过。当然,仅为锻炼身体而习武的人例外。

  一个武术家总是既懂实践又懂套路,即重视技击性又重视健身性和艺术性的人。因此,习武者应当全面发展,应当改造那些中看不中用的武术,同时也不轻易以“花拳绣腿”论拳论人。

不能因辞害其意,不能因名纪其拳。
  用辞不当,当然不好,但如果其意良善,则不应计较.拳名不当,固然有弊,电脑如果其内容精湛,则也不应忽视。

  如“女人拳”、“疯拳”、“狗拳”之类,名字似乎不雅,但拳术却均有独到之处,倘若因名忌拳,岂不丢掉了精华?

  因辞害意,不能正确对待武术精华的事是很常见的。由于“花拳绣腿”一词常用来形容中看不中用的武术,于是有人便以为姿势漂亮的武术都不实用,实用的武术都不美观,进而疾呼“要武术不要舞术。”

  这种观点实在失之偏颇。因为武术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已经使本身具备了技击性、健身性、艺术性三大特点,因此很多武术是既美观又实用的。相反,那些中用不中看的武术倒是数量不多。武术的美体现在结构严谨,动作和谐,进退有序,攻防有术上。象舒展大方的华拳、劲力顺达的查拳、灵巧快脆的翻子、力发似锤沉的炮锤等具有美的特点,而太极拳竟被外国人称之为“柔美的舞蹈”。至于枪中舞花,棍中打花,刀的盘头裹脑,剑的夜叉探海,拳的旋风脚、朝天蹬等极美的动作,练起来令观者目不暇接,叹为观止,实战起来,也常收奇效。这些动作绝非华而不实,而恰恰是实战中最快的手法。譬如:枪的舞花,名曰五禽戏,是压顶、劈枪、吐信、;撩阴、滑枪的五势连环使用,令人防不胜防。刀的盘头裹脑则是拦腰、回抹、护肩、压力刀四势连环,速度极快。剑的“探海”,属放长击远,前攻后守的动作。拳的“朝天蹬”则是上盘腿法,专踢头顶。象形拳粗看舞蹈成分多于武术成分,其实也不然。如专讲形象做派的猴拳,就不是光为表演而用的拳术。练猴拳不仅要讲身法,而且得有象法,龇牙、咧嘴、挤眼、耸肩、伸脖、缩腰的猴象最难得。猴拳讲抓、打、刁、拿、扬五法,“扬”就是扬土。从武技要求上讲,扬土无礼。可是猴拳以“抓、扬”二法为根,遇敌以形象为先,正是体现了其技击方面的特点。

  由此来看,美观“花梢”的动作或套路并非都是“花拳绣腿”。因辞害意,因名忌拳的做法是会带来后悔不迭的损失的。

架子天天盘,功夫日日增。
  盘架子,就是练套路,这是武术行话。

  武术发展史表明,无论拳术还是器械,都是先有散打后有套路。套路可说是武术发展的高级阶段。
但是,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技击是武术的精华,套路武术是无用的。他们之中,有人认为套路武术是古代“武舞”的演进,舞多于武。其实不然。商周、春秋、西汉、唐朝的武舞均是以“舞”为主。武舞最初只是聚会时采用的一种仪式,后来发展为一种文艺节目,用以歌颂“武功”的。“九伐”、“舞象”、“大武舞”、“秦王破陈乐”都属此类。武术套路绝不是武舞。另有人认为套路武术是五禽戏一类健身术的发展,其实也不然。五禽戏是模仿动物行动的肢体动作,不含有格斗技术,显然,与武术套路有着本质的区别。

  武术套路是以格斗技术组成的系统动作。明•程宗猷在《耕余剩技•单刀法选》中有一段关于套路的论述:“以前刀法,着着皆是临敌实用,苟不成路刀势。习演精熟,则持刀运用,进退跳跃,环转之法不尽。虽云着着实用,犹恐临敌掣肘。故总列成路刀法一图。而前图诸势,备载在中,又续刀势十二图于后,以便习演者观览。第习演之刀,当用重长者,使临敌带弩之刀,则骁快轻利矣。然全路势多,倘力微者持重刀,难以跳舞终局。当听用者力之长短,分为二节三节习演,毋拘定格可也。”这段论述讲清了套路武术产生的原因,即“虽云着着实用,犹恐临敌掣肘。”也就是说套路是将着着实用招法总成一路,以便习武者平日练熟。既是为平时习演,所以套路动作便长,同时要求习练者使用重、长之刀,以便增长气力和耐久力。明•戚继光也曾到创三十二势长拳。他在《纪效新书》中说“……故择其善者三十二势,势势相承。遇敌制胜,变化无穷,微妙莫测。”这“势势相承”正是套路的特点。程宗猷在《少林棍法阐宗》里列出大、小夜叉棍谱数路,证明明代便已有套路存在。套路武术是从技击实际出发的练习项目,在形成之初,与“舞”与“健身”均无大关联。

  当然,套路武术与实战有一定距离。戚继光便说过:“拳法似无预于大战之技,然活动手足,惯勤肢体,此为初学入艺之门也。”(见《纪效新书》)因此,要想在实践中尽量发挥,便需要“架子天天盘”。“套路武术无用”的观点是错误的。

遍访师和友,所求是真传。
  习武者都想得到真传。有的人认为少有的套路、罕见的功法是真传;有的人认为鲜为人知的招数、难以练就的功夫是真传;还有的人认为流传愈广的武术就愈是真传。究竟什么是真传呢?

  真传,顾名思义,就是真东西实传授,它包含内容、方法两个方面。从这个意义上讲,任何一种武术项目,只要是老师认真实在所传授的,都可称为真传。然而实际上并不那么简单。由于人们对武术的认识和要求是从实际需要出发的,因此对真传的理解就必然带有时代色彩。

  先看真传的内容,亦即真东西。在武术是主要军事手段的时代,实战是武术的主旨,那时真传的内容是指朴实无华、实战能用的器械散打,徒手格斗辅之。戚继光在《练兵实纪》卷四“练手足”中说:“夫武艺不是答应官府的公事,是你来当兵防身杀贼立功本身上贴骨的勾当。你武艺高决杀了贼,贼如何又会杀你。你若武艺不如他,他决杀了你.若不学武艺,是不要性命也。”这里的武艺,便指的是刀、枪、剑、棍、钯、镋、钩、镰等器械散打及拳术。等火器代替了冷兵器,武术失去军事对抗意义之后,器械散打失去了实践的条件,纵然是真东西,也很难全部保存下来。社会的不安定因素仍需要人们有防身自卫抗暴御悔的本领,徒手格斗技术便上升为实用武术,器械散打降到次要地位。这个时代,人们只要能学到克敌制胜的散打擒拿,就认为得到了真传。社会发展到今天,武术的性质已由格斗技术发展为体育运动,尽管它仍存在技击性,但突出的是健身性。这时所谓真传,实指对强健体魄、锻炼意志、祛病延年有重要作用的内容。技击散打,也应从运动的角度出发去练习,其作用偏重于提高习武者的兴趣,加强竞赛性。

  再看真传的方法,亦即实传授。过去,凡是老师亲传、秘传、单传就被认为是真传。现在,习武者要求系统、全面、科学地传授武术。真传的系统性就是循序渐进地教授;全面性就是毫不保留地教授;科学性就是指摒弃有害人体健康的练法而采用符合人体运动规律的方法教授。这样才体现了传授的真实性,才能称得上“真传”。

  真传靠传,更重要的是靠钻研、揣摸、总结。真传是前人练武经验的结晶。今人认真总结练武的心得体会,不仅会提高自己的武术素养,还可能创造出前所未有的技法和理论,作为新的“真传”传于后人。

内练精气神,外练手眼身。
  这条谚语,乍看似与“外练手眼身法步,内练精神气力功”相同,其实是有差别的。这条谚语是从武术的六合真义着眼的。

  这里所讲的六合真义,是指内三合、外三合。精气神为内三合,手眼身为外三合。拳理往往与医理有相通之处。六合之论便与中医理论相关。中医认为:精气神为人身三宝。先天之精源于肾,后天之精生于脾,二者均藏于肾,总称肾精。它是构成人体和维持生命的基本物质。人体生存时,“精”不断化为“气”,流通全身,使人体充满生气、充满活力。:“气”充则“神”聚,精神饱满,思维敏捷,意识清楚。“气”是“精”与“神”的枢纽。反之,“神”能聚“气”,“气”又能生“精”。精气神如此不断转化,加速人体的新陈代谢,从而可以延年益寿。所以谚语提出要“内练精气神”。

  外三合指手眼身三者的统一.武术动作是用手眼身完成的。手眼身的锻炼是精气神锻炼之一“形”,之“表”。六合真义便是指由外三合之表而及内三合之里。由外三合之形炼及内三合之神。反之,内三合之神必由外三合之形表现出来。所以,“内练精气神,外练手眼身”二者不可偏废其一。

内六合,外六合,内外相合益处多。
  这里讲的六合,与上条谚语的含义不同,这里所讲的六合,是外六合,内六合。合,在这里指协调。

  外六合指,背与肩合,肩与肘合,肘与手合,腰与胯合,胯与膝合,膝与脚合。习练之时,手一伸,背摧肩、肩摧肘、肘摧手,脚一进,腰摧胯、胯摧膝、膝摧脚。这便是发力的顺序。六合还要上下相配,即手足齐、肘膝对、肩胯正、背腰活。无论是从演练还是从技击方面来说,外六合都是至关重要的原则。

  内六合指,脑与心合,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力与筋合,筋与血合。前辈拳师认为脑心为主,气为元帅,力为将士,筋能生唾液,血能养元气。脑心合动,谓之意。以意导气,气行于表,见者为力。这可以理解为脑子可以产生意识,意识可以导引气的流通,气可以促使劲力的顺达,力可以使筋骨坚强,筋骨坚强便使身体的物质(血)充足。它反映了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这样一个规律。只是古人以为心具备思考的官能,这种认识是不科学的。

练劲不练力,劲力打拙力。
  凡能抬举、推顶、提拉重物却不能运力达于四肢者,武术家称之为有“力”(即力气、力量),但叫它为死力、拙力。而能将全身之力运送于一拳一脚甚至一指之端者,武术家称之为有“劲”,也叫劲力。

  “劲”有透力,可由表及里;“力”无透力,仅及于表面。“劲”有爆发力,但不持久;“力”能持久,但无爆发力。武术家能以手掌击石成块,以指钻砖成洞,足见透力之强,力大者不能。力大者可日负百斤,往来百里,持久力强可见一斑,武术家不能。大力士可力举数百斤,武术家可一拳跌人丈寻,一脚致人非命。可见“力”与“劲”是不大相同的。练武术讲究练的是“劲力”,而不是“死力、拙力。”如果只想练出力量,那么练举重、健美等项目会更有效。

 

 

 

返回上级

上一篇:武德

下一篇:学艺

所属类别: 少林文化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返回上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