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根在少林 >> 少林文化 >> 武德

字号:   

武德

2011年3月23日

未曾学艺先学礼,未曾习武先习德。
  习武人最注重道德、品质的培养。也就是最讲究遵守“人们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准则和规范。”讲究具有优良的思想、行为和作风。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道德标准,一个阶级有一个阶级的道德标准,一个职业行当又有它自己更为具体的道德标准。用今天的标准衡量,思想、行为有利于大多数人的人,便是有道德的人。用自己的职业技术造福于人民的人,便是有道德的人。医生讲医德,教师讲师德,武人讲武德。

  过去,习武人总是把效力边关、马革裹尸、惩恶扬善、除暴安良等作为道德的最高标准。今天,如果习武者还想做侠客,还想凭个人力量扫尽人间不平,他的行为就要象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笔下的堂•吉诃德先生,难与社会的旋律合拍。

  今天,武德的总规范是指用武功为祖国、为人民服务。具体来讲,就是要正心思、习品行、讲文明、有礼貌、表里如一、举止庄重、急公好义、大公无私、勇往直前。动则功夫到家,静则修养有素,行则彬彬有礼,为发展武术运动出力,为祖国为人民四海争光。那些粗鲁莽撞的武夫,好勇斗狠的拳手,旧时不足为训,今日也不可取。而那些仗着武功横行霸道,为非作歹,偷鸡摸狗,残害百姓的人,则更为武林同仁所不齿,为人民群众所唾弃。

  未曾习武先习德,未曾学艺先学礼。这是历代拳师传徒授艺的规矩。师父第一看重的是弟子的道德品质。过去,师父严于择徒,择徒之后,又必有一番考验,待认定弟子品德良好之后,才传授真实本领,其意就在“不传匪人”。清代名武师李洛能拜在形意大师戴龙邦门下学艺,三年之中,仅学一趟劈拳,半趟连环拳。三年后,戴龙邦认为他品德可靠,才授以真传。李洛能也终于成为河北派形意的开创者。

  今天,习武者在学艺前,必须明确习武目的,端正习武态度,学到本领之后,才会有益于社会。带着形形色色的个人目的习武,不仅难以持久,而且就算学到武艺,也不会用它来造福于人民。

武德比山重,名利草芥轻。
  嗜个人名利如生命者,必无德行。有道是见利忘义,利令智昏。

  重道德情操的人,均视名利如草芥。一代宗师孙禄堂在列强环伺,民族危亡的民国前期,常以其奇技大显身手,教训欺辱中国民众的外国武士。1923年,日本武士道大力士板恒来华寻孙禄堂比武,并声称要用其硬功撅断孙禄堂的胳膊。经过比试,孙禄堂大胜板恒。事后,板恒愿出2万元安家费,聘孙禄堂赴日教拳。孙断然地说:“莫说2万,就是20万也不教”。孙禄堂可算重武德而轻名利。

  今天的习武者的武德标准应当更高,应当有正确的世界观,正确的名利观。把自己植根于社会主义、集体主义之中。当祖国和人民需要自己作出更大的个人牺牲时,能够经得起各种严峻的考验。


拳以德立,无德无拳。
  历代武师都讲究把修养武德作为学习武艺的第一步。因为武术是一种本领,一旦练成,即具有超乎常人的技能。这种技能在有德人身上可以有益于民,在无德人身上便会有害于民。霍元甲、韩慕侠、王子平、吉万山、顾汝章、朱国福、蔡龙云都曾战败视中国人为“东亚病夫”的外国武士,为中华民族争了光。而湖南柳森严也曾以武闻名,但他抢男霸女,欺凌百姓,无恶不作,终于落得被镇压的下场。武术是靠着习武者的品德发扬光大的。习武者没有好的品德,武术就成了危害人民的本领,它的名声也就坏了。所以称“拳以德立,无德无拳”。


心正则拳正,心邪则拳邪。
  俗话说“文如其人”,“字如其人”。这是说文章、书法往往能反映出人的风格,能表现作家、书法家个人的思想修养、道德情操、性格气质来。在武术领域更是如此,因而也可以说“拳如其人”。拳术风格就是武术家个人风格在拳术技巧中的体现。所以,一个师父传十个徒弟,十个徒弟就可能创出十个流派。

  武术的风格既然是人的风格的体现,那么由于人的思想修养、道德情操、性格气质的不同,打出拳来便一定会显出更大的差异来。拳法本无正邪,谁掌握它它随谁。心实的人,打出拳来实在;机敏的人,打出拳来活泼;坚毅的人,打出拳来刚劲;心宽的人,打出拳来舒展;性急的人,打出拳来脆快;性慢的人,打出拳来扎实;好勇斗狠的人,打出拳来风风火火;心术不正的人,打出拳来贼骨溜滑;而道德败坏的人,打出拳来也必多委琐之态。当然,这不是绝对的,也绝不是显而易见的。但是,练拳风格一定会表现本人风格,这点则勿庸置疑。

  这条谚语的另一个含义是,习武者的品德好坏关系到拳种名声的好坏。比如,习练太极拳者多文质彬彬,于是人们便称太极拳能够修身养性。某一拳种的门人喜与别门别派争强斗胜,甚或群起群殴,于是人们便称其拳粗横野蛮。这是习者使拳艺受累,拳艺何罪之有?所以,习武者重视武德修养,实在是重要的事。


拳禅如一,力爱不二,
主守从攻,戒除杀念。

  这是少林武僧传艺时对弟子的武德要求。第一句讲,练拳要与坐禅相结合,把身心的修炼放在首位。也就是强调内外兼修,形神俱炼。第二句讲,习武应与仁爱相统一,要为众人的利益而学本事,对人要充满爱心。第三句讲,习武应以自卫防身为主,不可主动袭击别人。非到万不得已时,不可动武伤人。第四句强调练武应以健身为目的,不能恃强凌弱,伤害无辜。这四条的目的,是为了把习武者都培养成正直、慈善、温和、自信、勇敢、坚强的人。

  但佛教讲戒除杀念,也绝不是说连强盗匪徒也不惩治。海灯法师于八十年代中访问美国时,曾在纽约举行记者招待会。会上一美国记者问道:“听说法师和你的徒弟范应莲曾分别担任成都军区武术集训队总顾问和总教练,而成都军区又担负着打越南的任务,你教那些侦察兵练少林拳,岂不犯了你们佛教徒的杀戒吗?”海灯法师道:“朋友之言须作些修正,勿能称打越南,而谓之自卫反击,此其一。其二,惩恶扬善,乃佛门之本。越南当局忘恩负义,与邻反目,骚扰边境,杀害无辜,吾为中国一佛教徒,岂能无动于衷,袖手旁观。”他又说:“中国兵士乃再现之罗汉,深受黎民百姓之信赖,老朽愿效绵薄之力,聊表寸心。”

  一席话,赢得众人齐称“有理,有理。”一席话,也道出了少林武德的真义。


理字不多重,万人担不动。
武夫不讲理,艺高难服众。

  旧社会,武人中多有不讲理的。所以俗话说:“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其实,不是说不清,是习武者恃艺逞狂,听不进理去,凡事总要凭武艺一较高低,有理要打,无理也要打,管他理不理,一打定输赢。结果是无理的照旧无理,有理的也没了理。赢输双方都不能服众。武人应当理字当先,应当服真理、知公理、明事理、讲道理,做出事来合情理。如果为所欲为,一意孤行,不管他人利益,只管自己得意,那便是不讲理。不讲理的人,本事再大,也不会得到群众的尊敬和拥护。

  与这条谚语含义相似的还有“真金不怕火,真理不怕争。一身好本领,无理一场空。”
 

习武者当立志,人无志事不成。
  志,一指志向,即将来要做什么事,要做什么人的意图和决心;二指志气,即求上进的决心和勇气,要求做成某件事的气概。

  一个人有无成就,决定于他有没有远大志向,有没有昂扬志志气。那种得过且过的人,总不会有什么出息的。明代王阳明说过:“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王文成公全书》)

  现在,人们立志应当在祖国发展的大方向里确立具体的方向,也就是具体做什么和如何做。习武者应当以发展武术运动为己任,以普及武术为目标,挖掘整理武术遗产,练出超群的武功,为祖国争光。没有这个志向,就不会有持久的习武动力。

  “夫志当存高远”,也就是说要有远大的理想。树立为祖国练武的志向,有让中国武术进入奥运会的志气,才会在武术事业上有所建树。

  一个胸无大志的人,或是庸庸碌碌地度过一生,或是纠缠于家庭、婚姻、名利、地位等个人琐事而毁掉一生。

  王阳明说:“自古及今,有志而无成者则有之,未有无志而能有成者也。”(见《寄张世文》)

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以夺志。
  习武者得有志气。好汉全凭志强,好马全凭骠壮。有志者事竟成,无志者人难立。有志者自有千方百计,无志者只感千难万难。有志者所向无敌,无志者不求进取。有志者宁死不背理,宁死不堕志,无志者只求安稳一世,有奶便是娘。

武人相敬莫相倾。
  俗话说“文人相轻”,这是社会舆论在批评文人往往有孤芳自赏而互相轻视的毛病。是否舆论对武人便好一些呢?不然,也有俗话“武人相倾”,批评武人有逞强好胜而互相倾轧的恶习。然而,这两句“俗话”并不全面。

  自古以来,“文人相钦”、“武人相敬”的例子不胜枚举,诚为主流。李白与王昌龄,元稹和白居易这些同时代大诗人间的友谊佳话早为世人所知,而宋祁与欧阳修互相钦敬,密切配合编撰《新唐书》的事迹更是为历代人们所津津乐道。

  武人间互敬互爱、互学互助的事也并不鲜见于经传。岳飞和韩世忠的友谊就是一例。《宋史》载,岳飞“在诸将中年最少,以列校拔起,累立显功”,官职与老将韩世忠同列。但岳飞不居功自傲,而是“屈己下之”,尊敬比他年长的韩世忠等各位元帅。岳飞冤狱之后,韩世忠则为他据理力争,诘责秦桧。《明史》载,俞大猷和戚继光同为抗倭大将,“大猷老将务持重,继光则飙发电举,屡摧大寇,名更出于大猷上。”然而戚继光佩服俞大猷的武艺,潜心研读他写的《剑经》,并在自己的著作《纪效新书》中全部收录。俞大猷则不计名位亲自指点和传授戚继光棍法。
 
    近代及当代武术家中更不不乏“武人相敬”的典范事例。

  可是,也不能看到,时至今日,“门户之间、派别之分、朝野之阂”还有市场;“制造事端、贬低别人、抬高自己”也有所见。究其根源,皆为名利二字。
恶习当除,良风当蔚。

手足原无异态,拳术何必分门。
少林武当终归于拳,内家外家总是一家。

  封建宗派历来严重地影响着武术领域,影响着武术流派的发展。这两条谚语就是对“门户之见”的批判。

  自从汉朝“独尊儒术”以来,儒家纲常思想就牢牢地束缚住人们的思想,习武者也不例外,过去各门派的武德训言中几乎都有尊崇“天地君亲师”五伦的内容。多数都强调师徒如父子,欺师灭祖、离经叛道必有刀剑之祸。每一门每一派都施行着家长制。师父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而每传一代,又必定再出一个权威,以施行对整个门派的统治。武德规范就成了维护权威统治的清规戒律。“门户”、“门派”的本义是结党。因此可以说武术的门派是与结党相关的,而宗教对武术的渗透又增强了它的宗派色彩。

  起初,武术流派曾依附宗派而存在。象历代组织群众起义的宗教帮派都同时组织群众练武。白莲教、天理教、上帝教、明教、天地会、小刀会、哥老会都是这样。清末义和团最初是以“义和拳”的形式号召发行群众的。直至早期资产阶级革命组织洪家堂,最初也是个以武术为内容的帮派组织。这些组织都对武术的发展起过促进作用。封建宗族对武术流派发展的促进也不容忽视。在一个家庭中,一种流派的武术代代相传,使其得以完整地保存于世。

  但是,封建宗派的劣根性是极突出的。它最终会使武术流派成为少数人自身利益的小集团。这时武术流派便具有了排他性的保守成分。狭隘的门派利益,虚荣的权声望,森严而凝滞的教条戒律代替了探索、追求门派风格特长绝技的热情,流派也便走上了僵化。过去在武术界影响颇深的门户之见、唯我独尊、秘而不宜、互相排斥的现象都源于这保守的排他性。其结果是使许多珍贵遗产失传,使一些流派的发展停滞,破坏了武术界的团结。

  老一辈拳家中的有识之士看到门户之见 弊端,他们创造了一大批反 对宗派的谚语。象“颜柳欧褚,笔法不同,同归天于字;少林武当,手法不同,同归于拳。”其目的是强调武术虽不同流而同源。

  事物的发展规律是新生、兴盛、衰亡。武术之所以久立于世,绝不在于它的保守、厚古、宗派性,而恰恰在于它的革新、向前、无私性。某个门派如到了停止不前的地步,那就一定会产生几个不羁之士,冲破禁止前进的藩篱,创造适应时代需要的新技,代替过时的权威,形成新的风格特点,使本门派别开生面,飞跃发展。

  流派的武术发展的标志,宗派是武术发展的阻力。要流派,不要宗派。提倡流派,反对宗派。

同是江湖客,不识也相亲。
  在那重文轻武的旧时代,习武者难以找到稳定的职业。多数人的出路是保镖、护院、教场、卖艺,这属“明道”。少数人在“陪道”,其中一路劫富济贫,行侠作义,占一个“侠”字。只是侠客难做久长,最后不是投靠官府,就是沦为盗匪。盗匪为“暗道”中的另一路,他们占山为王,明火执仗,拦路抢劫,残害百姓,占一个“匪”字。无论明道,哪一种职业都要奔走四方,流浪谋生,所以,统称闯江湖。从事这类职业的人便是江湖客。

  闯荡江湖,着实不易。无论明道暗道,都有衣食无着、人头落地的危险。所以江湖客们特别讲究相互提携、彼此帮助,为的是突出一个“义”字,也即突出忠于朋友的感情。旧武林常讲:“人不亲义亲,义不亲刀枪把亲,刀枪把不亲祖师爷亲”。于是明道暗道就都亲到一块去了。侠与盗可为友,镖师与劫匪称兄道弟,教师爷与卖艺的彼此不分。这都是为了生计。
 

  用今日的观点分析这条谚语,就会发现它缺少原则性,充满盲目性。因为它不区分武林豪杰与武林败类,一概要求“亲近”,就是不辩是非曲直了。盲目地讲义气,有时会包庇坏人,助纣为虐。深明大义的习武者是绝不做这种湖涂事的。

行遍天下路,把势是一家。
  这条谚语强调武林应当团结。前面讲过,由于封建宗派对武术流派的影响,武林中存在着门户之见的陋俗,造成门派之间的隔阂,影响了武术的发展。其实多数武林人士是希望摒弃门户之见,加强武林团结的。旧时讲“人不亲义亲,义不亲技亲”,也表达了团结的愿望。然而由于不讲原则,不分良莠,不根除宗派势力,团结是实现不了的。

  今天,武术专业工作者与广大民间武师是在光大中华武术的旗帜下团结起来的,是在“让中华武术走向世界”的目的前团结起来的,这个团结是牢不可破的。现在,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加深了;打破保守,贡献绝技,互相学习,密切合作的局面打开了;门户流派之间加强了横向交流,以此寻求武术发展的客观规律。中华武术就要腾飞了。

打得宽不如交得宽。
  “打遍天下无敌手”,结果是为自己到处树敌。“以武会友”、“不打不相识”决不是提倡武人到处动手,耍粗动蛮。恰恰相反,是提倡武人互相学习、切磋武艺的优良风气。一个人赢了武艺,输了人格,得到“胜利”,丢了朋友,哪个值得?

小心天下去得,莽撞寸步难行。
  小心,谦虚谨慎的意思;莽撞,粗鲁冒失的意思。

  中国武术的内容浩如烟海,身怀绝技的武术家数不胜数。一个习武者若想学得真本领,没有谦虚的作风是不行的。

  谦虚谨慎的人,做事实事求是,计划周密又富于胆略,待人和蔼可亲,不耻下问,懂得博采众长,学而不厌。他走到哪儿都会寻找到老师,走到哪儿都能学到本领。所以天下去得。

  粗鲁冒失之人,举止粗野,待人无礼,马虎大意,办事不牢,与人难处好关系,做事爱捅漏子。他到哪儿都会人留下不好的印象,难以得到信任。这就寸步难行。

强中自有强中手,
莫在人前自夸口。
天外有天,山外有山,能人背后有能人。

  妄自尊大,目空一切的人总是要吃亏的。特别是那些一瓶不满半瓶摇晃的习武青年,不知深浅,喜在人前卖弄,结果招惹是非,轻则动手动脚,重则伤人害命,引来无枉之灾。在强调法制的今天,随便斗殴的事不会轻易发生,但出于人前卖弄引起口角,造成感情上的隔阂的事情却并不少见。所以,人还是谦虚为好。卖弄本领、自吹自擂,实是习武人之大忌。

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
  旧时的习武者,功夫越大,人越谨慎,甚至隐姓埋名,深居简出。这当然不排除“秘不传人”的因素,但多数人的主流是谦虚,因为他们确是信奉能人背后有能人的真理。因此,许多武林“隐士”是有绝技在身的。象精通武当太乙五行擒扑拳的金子弢(爱新觉罗•溥儇)先生,身怀绝技,长期隐于民间,直到1980年才将这套失传近百年的武当正宗拳法献世。

  现在的习武者,更懂得“满招损,谦受益”,“骄傲使人落后,虚心使人进步”的道理。只是时代并不要求他们掩盖真相,相反,希望他们显露真实本领,传与后人。

十个把势九个吹,剩下一个还胡勒。
  这条谚语揭露了武林中的一种不良风气:吹牛。不少武人好吹牛,一吹门派声望大,二吹师父本事高,三吹自有惊人艺,四吹制服名家有多少。什么登萍渡水、踏雪无痕,什么隔山打牛、枪扎飞蚊,都有极大的夸张成分在内。

  把势吹牛,究其原因,不外乎二。其一是自造声势,抬高自己,吓唬别人。如果从旧武林时常发生械斗的角度讲,倒也有些向对手施加心理压力的作用。其二是为了树立自己在徒弟中威信,巩固在本门派中的地位,提高在武林中的声望。这就一点可取之处也没有了。用这种不正当的手段猎取名利,与诈骗没什么两样,其结果是贬低了武人自身的形象。

经不起风吹雨打,算不得英雄好汉。
  这个风雨,既指自然界的艰苦环境,又指社会斗争的复杂莫测。一个在演武厅、体育馆中练成武艺的人,可能武艺高超,但由于没有经过艰苦环境煎熬,没有受过社会斗争的考验,那他依然是温室中的鲜花,经不起风吹雨打。空有一身本领,却难有所作为。

  一个习武者,只把武艺看重,而丝毫不想获取自然斗争与社会斗争的知识,他的知识是片面的,他的能力是有限的,他的意志是薄弱的,他算不得英雄好汉。

火大没湿柴,功到事不难。
  学艺,做事都得有恒心,有韧性。知难而进,难事变易。知难而退,易事变难。山再高,人登山顶比山高。关键在于干不干。只要干,只要坚持干,没有过不去的河,没有爬不上的坡。

好汉做事做到头,好马登程跑到头。
  旧武德讲究“帮人帮到底,救人须救彻”。现在我们说,学艺要有始有终,做事要有始有终,帮人要有始有终,做人也要有始有终。不仅要有始有终,而且要善始善终。“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这是尽人皆知的道理。

一个篱笆三个桩,
一个好汉三个帮。

  独砖不成墙,独要不成林,一个拳头打不出一口井。一个人的本事有限,需要有人帮助。一拳难敌众手,众人力量无边。

浇花要浇根,教拳要教人。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拳师也是教师,其责任仍是育人。人才,表现在德、智、体三个方面,德是第一位的。只教拳艺,不教做人,那只完成了智、体两个方面。徒弟出师,还要在人生的道路上摸索。这样的老师,就是误人子弟。

  明师出高徒。教师高明之处,应当是既教拳又教人,使弟子德、智、体全面发展,这才能培养出高明的弟子。

误人子弟者,必被弟子误。
  本事不高,技艺不精,却偏偏要为人师,教上几手皮毛,便以为功德无量。弟子至诚至信,而所获不多。这岂不误人子弟吗!

  传拳随便,敷衍搪塞,弟子不肖,不管不教,不引正路,听任自流。弟子学艺数载,进益殊微,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弟子行凶作恶,必追究师父的责任;弟子本事低微,必累及师父声名。日久天长,难在武林立足。这才是虚担师名,误人误己。

徒弟技艺高,莫忘师父劳。
  利箭靠强弓,花开靠园丁。徒弟成才,内中有多少师父的辛苦?有多少师父的心血?当今以四指禅闻名全国的武坛小将黄韶松,从小随着师父习练,连饮食起居都得到师父的照顾。许多成名的武术家都得到过自己师父的无私传授。自己武艺学成,当终身不忘师父的哺育。

尊师要象长流水,爱徒要象鸟哺雏。
  口头尊师是虚假,表面爱徒是误人。师徒关系要靠师徒双方努力建立。师爱徒,要尽心尽力,无微不至。徒尊师,要诚心诚意,长年不断。这样,才有利于继承武术遗产,才有利于发扬中华武术。

恃艺逞凶,罪不容诛。
  习武者如依仗武艺,纠集流氓地痞,收不法之徒为徒,扩张个人势力,欺辱无辜,讹诈良善,坐吃山头,划地称霸,横行乡里,为害社会。这便是武林败类,“蒋门神”一般的恶霸。过去,必有武林豪杰为民除害;今天,必将依法受到严惩。

习武千条戒,最戒嫉妒心。
  嫉妒同道是习武人堕落的缘由之一。为了达到个人称霸武林,凌驾同辈之上的目的,对有才能的人心怀怨恨,不择手段地打击别人,或暗中偷袭,或突施黑手,或栽赃诬陷,或借刀杀人,甚至欺师灭祖。习武人一旦为嫉妒心所左右,其丑恶行为便会接踵而至。

嫖赌看似个人事,玷污武林人品低。
  嫖赌是作风不正,道德败坏的行为。可是过去一些习武者却把赌博看作是武人的豪放之举,把嫖妓当作英雄的风流韵事。这实在是湖涂认识。自古以来,吃喝嫖赌都被人认作人品低下,各门各派的武德规范都绝对禁止。

拳硬舌头软,舌软也伤人。
  习武者要有口德。口德,就是说不要恶语伤人。舌无禁忌,议人之过,揭人隐私,无中生有,危言耸听,谣言惑众,是没口德。没口德的人专好探听别人的短处,特别是败于谁手,栽在何方,现多大眼,丢多大丑,作为茶余饭后取乐的笑料。这类人不尊重他人人格,无端以品舌伤人,必招风树敌,自陷于孤立。可谓祸从口出。

  对没有口德的人,一是要善于识别: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二是不听之任之:劝其莫作损人事,尊重别人也自尊。

  类似的谚语还有“宁伸扶人手,莫张陷人口。”

钱重于艺,奸商习气。
  视传武为生财之道,视弟子如财神老爷,视技艺如可居奇货,视名声为雄厚资本。以拳套卖钱,高抬物价。弟子给的钱多,送的礼厚,便优礼待之,教练有方;弟子给的钱少,送的礼薄,便虚应对付,敷衍了事。这种武师,铜臭身躯,奸商头脑,怎能为人师表。

 

返回上级

上一篇:少林寺简介

下一篇:武技

所属类别: 少林文化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返回上级